关于“人”的摘录

人们不仅生活着,他们还出于自知(Wissenvon sich)而去生活。因而,相对于一切将他们构成为人的东西,他们的自身意识(Selbstbewusstsein)是基本的和直接的。……通过另一些同样难以思考出来的思想,人将自己置入与世界整体的关涉之中,并且被带入对他的自身存在(Selbstsein)的反思之中。哲学的任务就是去探询这些思想, ……并且进而构建起一种对人的生活的理解。(迪特·亨里希:《思想与自身存在》,郑辟瑞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页)         ...

在知网瞎翻看到了一篇很有意思的论文,丁晗的《营销神话幻象下的符号消费——以YSL星辰口红建构“真爱神话”为例》,关于“口红营销如何成功”以及“把口红和真爱挂钩到底哪里不对”说得非常清楚,比我目前看过的同主题公众号文章都好很多,文章很短,截取了部分,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刘云山:从启蒙者到专业人

看到一篇讲抄袭和侵权的文章,搬运过来供有需要的人参考。                   


                          

最近看了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做了个简单的思维导图梳理和记录。分享出来方便其他感兴趣的人。

小林泰三的小说很有意思,论恐怖,《玩具修理者》中的解剖场景让人想起余华的《现实一种》,调子又有点像乙一,《人兽工艺师》在情感上出乎意料的细腻。《醉步男》科幻+日本古代传说,几乎有近似俳句的诗意。《看海的人》开头寻常,后面却有巧思,绚烂短暂的美,像一张偶然掉落的樱花胶片。 ​​​

2016年度阅读总结(含推荐&排雷):

大概就是5本书+8篇超长网文+4个短篇网络小说

今年上半年因为在复习所以读得很少,下半年懒懒散散读得也很零碎,到年底才正儿八经找了点书看……总之也是怠惰的一年。


小说:

一、超长篇:

1.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看了挺长时间的一篇。卖点是由科学家抚养长大的哈利,作为同人自然也少不了夹私和吐槽,由于设定原因主角表现得完全不像同年龄儿童。情节方面没有太拖泥带水的感觉(当然和天朝网文相比节奏还是慢一些),不过几个关键情节处理得不错,对有点怪咖的角色塑造得出乎意料的好(恕我直言,很多网文塑造的GEEK完全只是性格内向的学霸而已),几处关键的渲染和反转处理得也还不错。但需要注意的是,其中有相当...

九个问题

JoelCharon在《社会学与十个大问题》中提到的问题,删掉了社会学相关的两个问题,剩下的其实都还蛮值得想想,可以试着和认识的人讨论一下,说不定就友尽(x)了……

1.成为人是什么意思?

人的本性是什么?使人成为人的关键所在是什么?在人的成长过程中,社会、语言、文化和社会化所扮演的角色分别是什么?

2.社会是怎样成为可能的?

是权力还是合作的愿望使得社会的存在成为可能?为了确保共同体的存在,很多不同的个体是怎样可能放弃他们的自我利益与期望到某种程度的?

3.为什么社会中的人是不平等的?

它是否是人类的本性?不平等是否构成了社会的本质?生活中存在过多的不平等,会带来什么样的社会后果...

历史学家科林莫里斯在其著作《个人的发现:1050—1200年》中写道:“我们也许可以毫不勉强地承认,游吟诗人们对心并无特别的感受。实际上,他们的爱情是否真是与他人的奇遇还很值得怀疑”这些诗歌狂们并不特别在意女主人的性格,当直视女主人的眼睛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大多是自己。
                            ...

两个星期前,他死了。十五个夜晚,十五个白昼,尸体抛在壕沟里,脚掌朝天,身上是雨水、阳光和胜利的队伍扬起的灰尘。他的手是张开的,他的每一只手都比我的生命更宝贵。夜晚是红色的。这是世界的末日。我无依无靠而死。简单自然地死亡。我将结束这生命。了此一生,我再见不到他,再不用等他了。在我们身后,所有文明化为灰烬。

——玛格丽特·杜拉斯

译言古登堡计划出了个《吉川英治短篇故事集》,没看过别的译本也不会日语,对翻译不做评价。选的篇目挺有趣:《酱油佛》影影绰绰百味陈杂,《下头桥的由来》极内敛克制却令人唏嘘,《侠盗治郎吉》有点唐传奇的影子,萍水相逢机缘巧合最后又骤然远去的恋情描写得非常可爱。

心是孤独的猎手

但他看见的最重要的事就是:世界的整个系统都建立在一个谎言之上。尽管这个谎言像照耀我们的太阳一样显而易见——那些不知道的人却一直生活在其中,他们就是看不见真相。
他被香水唤起的记忆击中了,不是因为记忆的清晰,而是因为它们汇总了漫长的岁月,是一个完全的整体。
过去的时间附着在他身上了。记忆几乎以建筑的秩序自我构造。

童年阴影书目(2)

我小时候在儿童阅览室看过一本儿童文学,男女主都是高一,有天他们坐在公园长椅上,就在我以为他们要早恋的时候,男主穿越了!还是架空!捡到男主的那个部落有个超可爱的妹子,后来还和男主订婚了!两个人互动齁甜齁甜,看得我心里砰砰的。结果没几天两个部落开战,萌妹子死在战场上了!被炸药炸死的!男主从尸体堆里只刨出一个头,耳朵上还戴着他俩的定情信物!男主伤心欲绝,但阻止不了敌对部落的火炮,整个部落都战败了!男主也被俘虏了,男主非常绝望以为自己要狗带了!没有!
但并不是因为男主突然爆种学会了绝世奇功,而是因为——敌对部落的boss!
她就是男主那个一直掉线的同学!就是她发明了火药把萌妹子给炸得身首分离的!
但是她提纯...

童年阴影书目(1)

多年前看过一本书,讲原始人生活的,花很大篇幅写女主和男主情投意合眉来眼去,以至于我以为这就是个换了背景十分别致的言情小说,跟麻雀要革命泡沫之夏差不多的那种!
到二十万字的时候男女主终于要在一起了。这时女主的部落发生了瘟疫,女主去采药救人结果从山上跌下来摔死。男主非常悲伤地把女主的尸体背了下来……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naive!
祭司号召全部落的人把女主尸体分食了,因为这样可以防瘟疫。男主也分到了某个部位。
虽然背景是原始部落但这个结局还是很WTF好吗?作者好像是某高校教历史的,前言里还放了好多考古资料和笔记的照片,看起来十分用心,然并卵,看完书的我还是好想打他啊……

余华在《现实一种》里贡献了可能是近五十年内中国文坛最血腥的叙述……

 然后她拿起解剖刀,从山岗颈下的胸骨上凹一刀切进去,然后往下切一直切到腹下。这一刀切得笔直,使得站在一旁的男医生赞叹不已。于是她就说:“我在中学学几何时从不用尺划线。”那长长的切口像是瓜一样裂了开来,里面的脂肪便炫耀出了金黄的色彩,脂肪里均匀地分布着小红点。接着她拿起像宝剑一样的尸体解剖刀从切口插入皮下,用力地上下游离起来。不一会山岗胸腹的皮肤已经脱离了身体像是一块布一样盖在上面。她又拿起解剖刀去取山岗两条胳膊的皮了。她从肩峰下刀一直切到手背。随后去切腿,从腹下髂前上棘向下切到脚背。切完后再用尸体解剖刀插入切...

安德烈•焦尔当《学习的本质》

感想:索然无味的一本,内容结构混乱,对观点的表述琐碎且分散,几个核心观点反复重复,但论述并不清楚。

观点也差强人意,大都是对某些已有观点的重复阐述,比如书中核心的先有概念和失稳归根结底不还是同化和顺应吗……

法国人的书里出现了炼丹这样的词总觉得有点微妙,不过整体翻译还是流畅的。比之前看的《全方位学习》强多了,那本的翻译真是僵硬又干涩。可能也是因为本质这本确实就更简单和易于理解。

笔记:

ˆ先有概念(元概念)

ˆ个体拥有自己的解读网络,并能操控一整套阐释模式。对所涉及的问题产生重要影响的,是关于物质、能力、生物、群体、因果关系的图示、隐喻和认知模式。面对一项计划,这个运行中的思维系统,...

笔记:质性研究——实践与评论

但不到一半,我表达的很可能就只剩一种情绪,而且常常是热泪盈眶。我几次被老师拉到一边提醒:你是一个研究者。半个月调研过后,我仍觉得自己表现很好啊,大多我的访谈对象都会被我带动,悲情苦大仇深统统连根拔起。回京整理访谈资料时,我带着自我感动、自我先行地一遍遍回听录音。然而,我越听越恐惧。终于明白老师当时深刻的提醒:你是一个研究者!
自我感动取之便捷,容易上瘾,尤其当你进入一个陌生的现场,各种景象扑面而来。一个研究者,应该用理性抽丝剥茧,厘清由现象交错编织起来的历史、社会和逻辑的大网,而不是刚走到半山腰就嚎啕恸哭,更不能牵动你的被访对象,无知而强硬地把他们带进你所认为的肤浅的"真相"里。这若干段访谈录音...

木心

都是摘抄:

你尚未出现时
我的生命平静
轩昂阔步行走
动辄料事如神

如今惶乱,怯弱
像冰融的春水
一流就流向你
又不知你在何处

唯有你也
也紊了,懦了
向我粼粼涌来
妩媚得毫无主意

我们才又平静
雄辩而充满远见
恰如猎夫互换了弓马
弓是神弓,马是宝马
——
冬天已去
阴雨消退
我骑着骏马
涉河而行
愿你知我前来
我思爱成病
——
春风扇扬
花木如锦
容我见你面貌
聆你嗓音
——
雪的恬漠是恣肆的
轻轻率率精巧豪奢
业已飘扬过一夜
仍然弥天而下
晦昧彻敞的雾围
异乎晨曦暮霭
柔和酥慵,似中魔法
——
你也抛掉罗马的飨宴、溽暑
到水草清倩的乡间来罢
即使昨天不算,他说
今天可是我自己的主宰

杜威《民主主义与教育》:
一个残缺的和分裂的社会,会提出很多不同的模式和规范在这种情况下,个人不可能得到思想上的—致和无矛盾性。只有—个完善的整体才能完全与其思想自身相一致。—个社会依靠某种优势地位的因素,而不顾其他因素的理性的或恰当的要求,不可避免地会把人的思想引入歧途,这样的社会过于推崇某些事情,忽视其他事情,从而造成一种表面上似乎是统一的,实际上则是被强加和歪曲的精神。

上帝之所以在我们身上,那是因为我们是说话者。

记忆通过语言被表达出来,语言中暗含冲动,这便形成每人各自不同的风格。这是文化反抗的一种变体形式.

——反抗的意义和非意义,朱丽娅·克里斯特瓦

1 / 5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