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辣鸡勇者毁我青春败我钱财

旧文,之前没在LOFTER发过。今天翻出来看了一下,自己还是很喜欢的。

出现的特殊字符是防HX的

-----------------------------------------------------------------

辣鸡勇者毁我青春败我钱财


作为穿越者,我简直称得上楷模。

大学圌生活太空虚,我网购了全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想重温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万万没想到会在取完快递的路上穿越。

穿越几十年来,我一不泡妹子二圌不勾搭汉子,整天宅在魔法塔里做实验,为推动魔法-理论与实践的发展挥洒汗水,不到三十岁就在魔法界著名期刊magic上发了四篇论文,研究成果轰动学界。

但...

起点写手的脑回路和脆皮鸭写手真的不一样。最近看的西幻起点文,世界设定是法师和圣教的起源与该隐和亚伯的自相残杀有关。几千年后,该隐亚伯的残魂潜入一对兄弟的身体,打算重演兄弟相残的戏码并自尽赎罪。男主穿越成了哥哥,弟弟被当作下任教皇培养的(其实是个小基佬),后来弟弟搅基事发,两人也逐渐像传说一样对立……这个设定换脆皮鸭写手,该隐亚伯多半有一腿,男主和弟弟也是喜闻乐见的相爱相杀强强路线。但是在这篇文里,男主日常热衷于和自己的滑稽emoji系统一起生滑稽,被夺舍的时候系统用360强行把该隐给删了。基佬弟弟更流弊,把亚伯的灵魂抽到一个顶撞自己的俊美神父身上,关起来各种不可描述,直接把大佬残魂搞疯了……问...

清晨5:50,老姜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魏翔。从中关村下班之后,老姜站一个小时地铁,换乘公交两次,九点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衬衫和黑西裤,这是他大学打辩论时穿的衣服,裤腰已经放过两次,衬衫袖口磨了边。老姜三十七岁,没结婚,已经过了关注“精品男士穿搭指南”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好在他是个技术工,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同事充满丧葬气息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魏翔是他在知乎上认识的年轻人,藤校毕业两年,年薪百万,是创业公司老板。他们认识,是因为魏翔在老姜的知乎答案下,点了个赞。之后便是聊天,再之后,魏翔说觉得他不错,想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公司。

他们约在漫咖啡见面,旁边的小摊上传来煎饼...

2016年度阅读总结(含推荐&排雷):

大概就是5本书+8篇超长网文+4个短篇网络小说

今年上半年因为在复习所以读得很少,下半年懒懒散散读得也很零碎,到年底才正儿八经找了点书看……总之也是怠惰的一年。


小说:

一、超长篇:

1.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

看了挺长时间的一篇。卖点是由科学家抚养长大的哈利,作为同人自然也少不了夹私和吐槽,由于设定原因主角表现得完全不像同年龄儿童。情节方面没有太拖泥带水的感觉(当然和天朝网文相比节奏还是慢一些),不过几个关键情节处理得不错,对有点怪咖的角色塑造得出乎意料的好(恕我直言,很多网文塑造的GEEK完全只是性格内向的学霸而已),几处关键的渲染和反转处理得也还不错。但需要注意的是,其中有相当...

重生之学渣系统

发布了长文章:重生之学渣系统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重生之学渣系统》

金主难当

金大黄觉得很惆怅。他包养的小情儿小明星刚刚又给他打了电话,内容没什么新意,无非就是“XXX抢了他的杂志内页”、“XXX比他先穿上X牌的新款”、“剧组的工作人员在他背后嚼舌根”。

金大黄想起小明星哭哭啼啼伏在沙发上的的样子:“大黄!剧组的化妆师背后说我是个卖屁股的!我……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大黄气笑了。“有什么咽不下气的?人说的也是事实。”

“你……你……”小明星气得直哆嗦,“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个性伴侣!”

大黄一口紫菜蛋花汤差点喷出去,当初说好了花钱包养对方,怎么还就不是X伴侣了呢?他有点懵,却又怕是自己太笨想岔了,便虚心求教:“那……咱俩还能是啥关系啊?”

小明星一听,眼泪唰...

【Credence/Newt】氧气(chapter2)

chapter1无氧

Chapter2呼吸

Newt先生是个神奇的人。Credence心想。

如果不是,他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准备好齐全的迷你版生活用品,吃穿用的实用物件就算了,credence甚至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找到了毛绒玩具和积木。

尽管已经过了玩玩具的年龄,但这并不妨碍credence悄悄地把脸埋进毛绒兔的怀抱里。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快速地抬头,四处张望,在确认没有人发现之后,又蹭了蹭兔子身上的绒毛。

他现在理解为什么MaryLou不允许他们拥有这类玩具了,这种柔软的、甜美的、能带给人抚慰的东西是有害的,它们会轻易地使人卸下防备,它们会消磨人的意志,它们让人上瘾。

让credence...

【credence/newt】氧气(自娱自乐自割腿肉)

弃权声明:

角色属于JK罗琳,OOC属于我。

----------------------------------------------------------------------------

Newt处理过很多棘手的情况,也接触过大量被公认为“危险”、“不可接触”的神奇动物。

但现在的情况显然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复杂。Newt不怕麻烦,再说了,既然手提箱里已经有一个默默然,那么再多一个也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Credence。

“Pickett,他不是你的同类。”阻止了企图把Credence抱到树上去的护树罗锅,Newt看着被包裹在一片叶子里的男孩,不由感到轻微的头疼。

他在...

知乎折叠

清晨5:50,老姜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魏翔。从中关村下班之后,老姜站一个小时地铁,换乘公交两次,九点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衬衫和黑西裤,这是他大学打辩论时穿的衣服,裤腰已经放过两次,衬衫袖口磨了边。老姜三十七岁,没结婚,已经过了关注“精品男士穿搭指南”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好在他是个技术工,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同事充满丧葬气息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魏翔是他在知乎上认识的年轻人,藤校毕业两年,年薪百万,是创业公司老板。他们认识,是因为魏翔在老姜的知乎答案下,点了个赞。之后便是聊天,再之后,魏翔说觉得他不错,想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公司。

他们约在漫咖啡见面,旁边的小摊上传来煎饼...

狐狸肉会好吃吗?(阴阳师/妖狐X白狼)

1.

来来往往的阴阳师和式神们给平安京的街道带来繁荣气息。

妖狐摇着折扇,慢吞吞地跟在阿妈身后。阿妈抽卡两百次,有十次是SR,其中九次是清姬,还有一次就是他。

“要不是实在没有别的SR,我才不会养你这么个渣男呢!”阿妈气鼓鼓地说。

 “看见鲤鱼精不要冲上去!上次被那个六星满级满技能河童支配的恐惧你难道忘了吗?座敷也不可以!姑姑是不会允许你和她抢火的!” 

妖狐心不在焉地点头,眼神却定格在一双大长腿上。

阿妈则巴巴地冲到一位金光闪闪的氪金大佬面前,和对方攀谈起来。

“您的觉醒酒吞可真不错……哦,这是刚升了六星?”

得了限定金头像框的大佬面颊上泛着灿烂的土豪气息...

片段

                                               一

这首陌生的诗在男人的舌尖颤动出...

记忆放逐者(chapter2)

Chapter2:random sample


白磷低头注视着脚上的高跟鞋。

黑色漆皮、系丝带、红底、尖头、细跟,跟高7.5厘米,35码。

她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听鞋跟在光洁的地面上叩出不吉的响声。她感到全身的重量都沉在绷紧的足尖上,左脚的小指被压得很疼。镜子里映出了她的模样,纤细、瘦弱、矮小。鞋跟拔高了她的身型,这让她看起来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她眯缝着眼睛靠近镜子,从包里拿出口红,把它粗暴地涂抹在嘴唇上。

这算是美艳吗?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到困惑。

她的脚越来越疼了。于是她坐了下来,慢慢地解开绑在小腿上的丝带。她把它们系上的时候并不这样烦躁,那时她的心情是喜悦的,但...

记忆放逐者

“Do we havefree will, or are we driven by our environment, biology, and nonconsciousinfluences? ”

“现代西方人本主义的反理性主义认为,客观世界是不存在的,世界的存在只有个人的自我意识和自我体验。因此,人的发展是无意识的本能冲动、自我体验和自我扩张。”


遗传和环境共同作用塑造了人,而维系这种发展变化持续性的东西,我们称之为记忆。

记忆缺失会影响性格吗?

我不知道。


Chapter0:introduction

曾清进便利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大概夜晚会使人变得感...

设定

针对网络小说的创作和构思,一点个人心得:

1.为什么要做设定?

对我来说,设定是这样一种存在:它看不见,却无处不在。如果把写文比喻成盖房,那么设定的构建就是地基。正是在设定之上,故事框架得以搭建,情节发展有了坚实的基础。良好的设定不仅可以为作品增添光彩,一个别具一格的新颖设定,不仅可以成为一个好故事的核心,甚至可能成为经典被沿用,从而推动一个题材的兴盛。

除此,设定创作这一过程本身,就是十分有趣且具有一定挑战性的过程,它需要创作者自身的灵感与创想,同时又需要创作者保持一种积极的状态去学习和接触新的知识,从而做出丰富有趣的设定。

很多人可能会有写大纲的习惯,但设定也同样重要,设定本身也可...

片段

  1. 而当他空洞的眼神漫不经心地扫过整个房间,有种不易察觉的东西在眸子中点燃了。像是漫漫寒夜中突然蹿起的一簇火焰,微小又孱弱,出现得简直不可思议。但它确实是点亮了,如同一个形容枯槁的灵魂自胸膛流出鲜血,一捧灰败老朽的枯骨从表面唱出筋肉,在没由来的平凡瞬间里,这显得荒诞滑稽。


  2. “你们,全部站成一排!”凶神恶煞的男人对着学生怒吼。穿着制服的少男少女抱头瑟缩,在教室的另一端,是老师业已冰冷的尸体。现如今,哪怕是平时最洁癖的人也没有心情理会地面的血迹,所有人都茫然无措。安德鲁也是其中的一员,他脚上那双匡威鞋带已经松了,却没有任何人提醒他。和同学们偎依在一起,他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碎片。

    今天早上吃了...

孤独的穿越客

“有司言市上一群狂客。善黄白,极饮娱乐。市物甚侈。多取珠玉绮缯。价之过其直。满用金钱不甚惜。及抵暮。忽不见。”——《枣林杂俎》


那些自称穿越者的人,被我们这样的“土著”称为狂客。他们往往结伴而行,穷奢极欲,放浪形骸,神通广大又无拘无束。

但偶尔也有异类。


落单的狂客总是面色凄惶又惴惴不安的模样,捧着六寸大的水晶琉璃白玉板(他们称之为爱佛恩的物事),逢人便哀叹着:“回不去啦,再也回不去啦!”

师父曾告诉我,若是遇到了这样落单的狂客,给他们盛碗热粥喝。


这要求有些莫名,我忖度大抵是师父心地善良,便也应下了。可是,这些神通广大的狂客,又怎么会...

推三篇最近看过的网文

修真四万年BY卧牛真人:开头部分很烂,跟小明修仙记如出一辙的套路,感觉进大学以后作者才认真起来。这篇在起点里算是很难得,作者是有在试着探讨一些东西的。设定也非常完善细致。
很多配角都蛮有魅力的,总之我很迷。感觉江少阳火蚁王都有种迷之萌点,肥肠可爱。白老大虽然是个沙滩裤凉拖大叔但也很帅气。而且不知为何总觉得某些角色有迷之cp感:比如被抓起来做实验,变得越来越像人的妖族将领和变得越来越像妖族的人族将领彼此嫌弃又不得不合作的样子,永远愁眉苦脸背负特殊身世的军师和永远乐观向上重情重义的团长……
男主不种马,非常坚定地喜欢一个妹子,两个人都很彪悍。
最开始以为男主是那种自私黑暗型的,没想到后来成了黑暗森林里不...

孤独的穿越客

那些自称穿越者的人,被我们这样的“土著”称为狂客。
他们往往结伴而行,穷奢极欲,放浪形骸,神通广大又无拘无束。
但偶尔也有异类。
落单的狂客总是面色凄惶又惴惴不安的模样,捧着六寸大的水晶琉璃白玉板(他们称之为爱佛恩的物事),逢人便哀叹着:“回不去啦,再也回不去啦!”
师父曾告诉我,若是下山遇到了这样落单的狂客,给他们买碗热粥喝。
这要求有些莫名,我忖度大抵是师父心地善良,便也应下了。

悲剧人生

他做事永远笨拙,总是走路摔跤、水泼裤裆、考试乌龙、错过公交……毕业时,他终于鼓起勇气邀请喜欢的女孩跳舞,却又一次出丑,现场鸦雀无声,只有他隐隐听见了不知何处传来的笑声——和情景喜剧里,一模一样的笑声。

一斤芒果

太阳越来越大了。
王大荒搓了搓汗津津的手,有点心疼地看着码在推车上的芒果,汁水丰腴的橙黄色大果似是毫无所觉,兀自在阳光下蒸发着成熟的香气。
一个女学生停在了他面前:“这芒果多少钱一斤?”
她细白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掐在芒果上,修剪过的长指甲微微嵌进果肉。
王大荒抹了把汗,咧嘴笑道:“十块钱一斤,老家种的,甜!”
“老家种的?”女学生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没等大荒解释,就撇嘴道:“那就是国产呗。国产你还卖这么贵?”
王大荒讷讷一笑,有些尴尬地说:“支持……支持国产……”
女学生嗤笑一声:“可菲律宾的好吃啊。”
“我……我自家种的,也好吃。”大抵是口太干,这句话声音越来越小,那女学生似是没听见,径自走了。
“我们地上种的,...

1 / 5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