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观点,写手接推广完全OK,拿再多钱都OK,但是拿着高额推广费,把自己没人看的文免费还一直强调自己写文不赚钱——我觉得很恶薰,因为这种对比会让人觉得那些码字入V的写手“抠”。晋江有多抠大家都知道,正常码字的就算日更两万,一个月也不会有同水平写手一条推广赚的一半。拿不值钱的东西玩清高人设,对专注码字的写手来说太太不公平,也会坏掉圈内风气。

梦见我在B站做视频讲本科生论文写作入门(人文社科类),并且已经做完了
1.基本流程2.文献检索3.文献归类整理4.基础SPSS……真是太可怕了 ​​​

一个残酷真相:你爱的写手发微博做推广,收了品牌方20000。因为粉丝数有80%是买的,微博数据很虚。于是中间商追加5000叮嘱她做转发抽奖,为了转发数据能应付品牌方,她忍痛抽出200做抽奖,说“今天也来宠粉啦啾啾!大家不要嫌少哦!毕竟我写文都是免费的不赚钱呢! ” 

 当然这种是极个别啦=。=


令人愉悦的聊天技巧01

现实向校园脆皮鸭文:俊朗深沉哲学系才子和聪慧不羁计算机系男神相逢在校园,中间配角有霸道学生会主席,学校闻名的创业达人师兄,潇洒多情的嘻哈歌手,还有负责插科打诨的相声腔小胖子,除胖子外人物关系均可排列组合。毕业后哲学才子考公,计算机男神当了码农,两人渐行渐远,但体型都逐渐浑圆;学生会主席在官场并没有成功左右逢源,创业师兄第三个创业倒在B轮后,感慨一番互联网时代创业开头容易坚持难,决定南下继承家族企业;歌手参加选秀节目火过一阵,但敌不过娱乐圈更新换代慢慢过气……帝都房租暴涨,程序员心中忐忑向房东请求宽限,没想到开门之后发现房东就是当年的喜感小胖,原来小胖家在五环内有十套房,还在rapper过气以后...

起点写手的脑回路和脆皮鸭写手真的不一样。最近看的西幻起点文,世界设定是法师和圣教的起源与该隐和亚伯的自相残杀有关。几千年后,该隐亚伯的残魂潜入一对兄弟的身体,打算重演兄弟相残的戏码并自尽赎罪。男主穿越成了哥哥,弟弟被当作下任教皇培养的(其实是个小基佬),后来弟弟搅基事发,两人也逐渐像传说一样对立……这个设定换脆皮鸭写手,该隐亚伯多半有一腿,男主和弟弟也是喜闻乐见的相爱相杀强强路线。但是在这篇文里,男主日常热衷于和自己的滑稽emoji系统一起生滑稽,被夺舍的时候系统用360强行把该隐给删了。基佬弟弟更流弊,把亚伯的灵魂抽到一个顶撞自己的俊美神父身上,关起来各种不可描述,直接把大佬残魂搞疯了……问...

#深夜肥肠面# 一般认为女孩子和年长男性恋爱比较好,因为成熟稳重,这话有一些道理,但是很少有人会提到反面的风险。

对于恋爱经验不那么丰富的女生,尤其是在校生来说,和年长男性交往很容易让人陷进去:因为和周围的年轻男孩相比,他们更懂得讨女孩欢心、对小事更大度、经济上也更阔绰,如果再画个结婚的大饼,可能很少有人能招架得住。但是——某些条件不错、迟迟不结婚,还找在校小女孩谈恋爱的男人,不结婚并不是因为没有遇到不错的人,而是想多玩几年罢了。他们送的那些礼物,带女孩出入的场所,其实是很多女孩工作以后也可以承担的消费,这种不对等的恋爱关系,对男方来说是很少的经济情感投入换一个年轻貌美女友的“所有...

杜威说:“当所选择与区分出来的物品与一般行业的产品具有紧密联系之时,也正是对前者的欣赏最为通行和最为强烈之时。而当这些物体高高在上,被有教养者承认为美的艺术品之时,人民大众就觉得它苍白无力,他们出于审美饥渴就会去寻找便宜而粗俗的物品。”现在也仍然存在类似的观点,握有评判和话语权的领域内专家在批评大众审美粗俗化的同时,却忽略了这种现状产生的原因——他们所推崇的“比你更神圣”(holier-than-thou)的作品与普通受众的距离过于遥远,与此同时文化市场上提供给大众的作品又极其粗劣,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很难有切实有效的审美体验,也很难培养出适宜的审美趣味,也就使两种取向的作品分野愈发明显,甚至造成...

如果有人看了人物实习记者的《奥数天才坠落之后》,我希望你们能转头看一眼付云皓个人的回应,这篇回应远比坠落这篇爆文更有力度。回应本身是有力量的,此外,付云皓提供了一种可能:当事人对新闻曲解的发声。

前几年有个类似的报道,柴静访谈16岁博士张炘烊。彼时自媒体尚未如此发达,张完全没有为自己陈述和辩解的空间。人物的报道和柴静那篇极其类似,都力图塑造一个作者眼中“古怪、异常又落魄”的天才形象,对于当事人的经历和思考却缺乏挖掘。由于知识积淀的不足,也未能呈现出真正的思考。当然最大的问题,还是缺乏对被访者的尊重。这大概是新闻访谈和质性研究访谈最大的差异吧。

PS:看的时候就纳闷作者为何如此推崇理论研究而...


太匪夷所思了。按照部分妹子的观点,谈恋爱以后难道要这样?

1.去便利店的时候女同事问能不能顺带帮买个面包,男朋友应该说:“你自己没有长脚吗为什么要我帮忙”

2.女同学请恰好在旁边的男生帮忙拧一下瓶盖,男朋友应该说:“你不会自己使点儿劲吗”

3.一群人一起聚会,分别前其他人叮嘱同行的女生回家之后报个平安,男朋友应该说:“她有没有平安回家关我吊事啊‘


真这样做的男朋友大概不到三个月就会因为”不合群“”情商低“”脾气很臭“在各个圈子被嫌弃甚至因为人缘太差处处碰壁吧,到时候,那些觉得男朋友不能帮别人拧瓶盖,不能帮同事带东西,不应该在聚会结束后询问同行女性是否安全到家的妹子,还会和这样的男朋...

关于如何避免和朋友讨论问题时产生激烈冲突的一点小建议:

先要承认,词不达意其实是很正常的现象,尤其在快速而激烈的讨论中,使用的词语、例子不当招致不必要冲突或误解都是很常见的现象,但我觉得就讨论导致争吵来说,主要的原因可能更多是表达和沟通方式的问题,而不是言语表达的不准确,在恰当的处理方式下,即使意见相左也可能避免争吵。

如果是和朋友讨论的话,我觉得首先要明确自己的讨论态度,强调讨论的目的是为了共同沟通和交换意见,而不是争输赢和分对错;

其次在讨论的过程中,使用和缓的语词,多倾听对方的观点,在反驳对方之前可以先适当重复和归纳对方所说的内容,让对方了解到,你是在认真倾听他所说的内容,这样对方...

关于新手化妆的一点感想&吐槽

如果实在不会画眼线就不画吧,眼影也可以起到放大眼睛的效果,不好看的眼线不如不要;


如果不太会画眉毛,就去外面修个眉,买个眉卡画眉毛,或者按修好的轮廓填充,注意自然度,轮廓柔和,与发色接近


眼影做好晕染,自然一点,不要搞得像用美妆相机P上去的那样


日常妆能哑光就哑光吧,玻璃唇/水光底妆照片好看,实物真的很容易显得油腻腻+妆感重


日常妆眼线不要画太长


日常妆不要用眼线笔画出下睫毛,美妆博主这么画是因为在平面视频里看不会觉得很假,但现实中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真的很奇怪


不要用珠光色画整条的卧蚕求您了,要用的话眼头点一下就行,眼睛下面满满一条银白色卧蚕真的很难看。...

在知网瞎翻看到了一篇很有意思的论文,丁晗的《营销神话幻象下的符号消费——以YSL星辰口红建构“真爱神话”为例》,关于“口红营销如何成功”以及“把口红和真爱挂钩到底哪里不对”说得非常清楚,比我目前看过的同主题公众号文章都好很多,文章很短,截取了部分,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幼儿园事件对成人世界最大的冲击是让大家失去了希望感。对中产生活的幻想、期冀和自豪全都粉碎了,更高的收入和地位并不能带来预期的幸福,甚至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普通不被侵害地成长,而这不过是为人父母最平凡的要求。这个认识打破了所有让人得以忍受龃龉的安慰剂,留下的只有无人幸存的茫然和恐惧。 ​​​

一次严肃的歪楼与主题小说创作

做决定的过程是很痛苦的,大家都会有害怕负责的心态,人都会本能地畏惧承担不好的后果。而决定的痛苦在于,很多人会预设两个决定将导致完全不同的后果。
但事实上通常不是这样的,很多时候两个不同的决定并不会真的改变你的人生,路或许不一样,但不是每个决定都是天堂/地狱的极差。后悔也是,很多时候我们后悔是觉得如果当初选了另一条路,就不会这么辛苦,但事情其实是不能够这样假设的,那个当初放弃的选择,不一定就全是幸福,而现在的选择,不一定就真的更遭。
我羡慕过很多人,也后悔过很多事,一个人咀嚼了很久,才慢慢地告诉自己:生活就是这样,不是很甜,但也不是很苦。

虽然婚姻背后有利益优化的诉求,爱情最初或许是繁殖的附带。但人相比动物的进步,恰恰就体现在思考的时候可以不以利益和繁殖诉求为第一。人既然已经进化到脱离原始,那么能够和原始性保持距离,才是人身为智慧生物的标志啊。

婚姻从来都不需要畏惧,需要保持畏惧和警惕的,是不恰当的结婚对象,与自身的无法分辨和无力改变。

很喜欢听朋友讲自己的感情经历,幸福的、苦恼的、愤怒的、充满负罪念头“砰砰砰”地炸开,甜的酸的都是鲜活的。

我像是失去味觉的人,努力从旁人的叙述中想象复杂的菜肴。

表情包诗人,我本人

嗨氏这件事情,其实对想通过网络走红包括致富的年轻人,是有一些借鉴意义的。

在刚接触到嗨氏的时候,我其实没有看过直播,但是看过一点访谈和剪辑,当时的态度应该还是赞许的。一个县城单亲家庭的年轻人,能够和母亲携手从事一个新兴行业并取得成就,这样的事实本身就是激励人心的——并不是指应该有更多的年轻人从事直播行业,而是它提供了关于机遇、商业嗅觉、改变命运的可能的注脚,当然更重要的可能是提供了父母扶持和鼓励子女发展的一个范例。

嗨氏的情商应该算是偏高的类型,在访谈中对黑子的回应非常机智和得体。

但是,情商有时候是挽救不了智商或者阅历的。

首先,虚假人设不要碰。虽然这种造假似乎并不会伤害他人,但用虚...

1 / 11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