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这方面对我启发最大的是十元和春夏,日常穿搭看十元,拍照看春夏。

石原里美身上最打动我的并不是美,而是“美的可能”。

无懈可击完全超脱于众人的美会让人惊艳,但不会让人憧憬。有人说十元吃相刻意,但从化妆到穿搭再到仪态,十元的美恰恰来自每个细节的精雕细琢和坚持不懈,而这背后蕴含的是可能——普通女孩只要用心,也可能实现类似的美,所以她早期相貌的平凡并不是发展的阻碍,而是使这种可能性充满吸引力的最佳注脚。

和十元精致到头发丝不同,春夏呈现的是对美更为随意的态度,对于普通人来说,我觉得两者之间的位置是更为舒适的,即利用精细打造出在工作、聚会等场合更适宜的美,同时又在自己的领地保留舒适区。

审美的严苛让很多人面对镜头并不自信,会抗拒拍照这件事,或者只留下自己最美角度的照片。春夏拍照其实非常吃角度和妆造,用头发遮住下颌和颧骨线条、妆容强调眼睛、露侧面半侧面的时候她是精致而美的,但她并不排斥不好看的角度和造型,就是这些不完美才使她与众不同。不畏惧镜头,不排斥自己的“不完美”,不追求精致的造景,这种对自我、对环境、对生活的接纳是“美”的。

和给品牌商拍的精致广告不同,春夏自己的片子偏重浓郁色彩的胶片风,发型更蓬乱,场景也很日常:楼顶、电梯间、旧房子,即使拎昂贵的手包、穿矜贵的丝质连衣裙,她也不介意倚在电梯墙壁上或者站在脏旧的电扇下,而她靠着被敲碎的西瓜、赤脚站在积尘的地面上时依旧是美的,并且美得蓬勃恣意。在网红墙前、在网红咖啡厅里用最美的pose拍照当然也是美的,但是因为太雷同和太刻意,反而没有了真实感。对于普通人来说,在千篇一律的背景、妆造中拍出的精致照片反而不如松弛、自然甚至粗糙状态下的片子有意义,因为那才是“我本人”而不是被“摄影师”嵌入他世界的道具。


评论 ( 1 )
热度 ( 52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