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难当

金大黄觉得很惆怅。他包养的小情儿小明星刚刚又给他打了电话,内容没什么新意,无非就是“XXX抢了他的杂志内页”、“XXX比他先穿上X牌的新款”、“剧组的工作人员在他背后嚼舌根”。

金大黄想起小明星哭哭啼啼伏在沙发上的的样子:“大黄!剧组的化妆师背后说我是个卖屁股的!我……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大黄气笑了。“有什么咽不下气的?人说的也是事实。”

“你……你……”小明星气得直哆嗦,“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个性伴侣!”

大黄一口紫菜蛋花汤差点喷出去,当初说好了花钱包养对方,怎么还就不是X伴侣了呢?他有点懵,却又怕是自己太笨想岔了,便虚心求教:“那……咱俩还能是啥关系啊?”

小明星一听,眼泪唰地掉了下来,用个俗套的比喻,就是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好在他用了防水眼线,妆容倒是没乱。

“说到底,你爱的只是我的身体!”小明星哭着说。

大黄更懵了。

不是啊,他今年刚开始摸索着搞包养,还不太上道,难道包养还要谈感情?瞎扯淡。要有感情就直接处对象了,谁还包养啊。难不成是现在的新套路,包养要假装有感情,带个剧本演一演?

大黄想了想小明星演过的电视剧,感觉脑仁一抽一抽地疼:什么破镜重圆、豪门恩怨、片场撕逼、车祸失忆、第三者插足、强势打脸……这一套演下来,多累啊。包养,说白了不就图个省心吗?

这要还得配合着走完流程,那生意还做不做了?

打脸撑场面的事儿,大黄不是没做过。毕竟大黄第一次试验性包养,态度很谦虚,不太碍事的忙,帮了也就帮了,钱,给了也就给了。偶尔闹闹脾气,也还能当是情趣。

但这日子得过啊,脾气越来越大,事儿越来越多,大黄也渐渐觉得吃不消了。钱,对他是小事。但时间和精力,真的没辙。谈生意忙得要死不活,空中连着飞,有时候忙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小明星还哭哭啼啼打电话来抱怨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去国外谈生意,飞了十几个小时,刚一落地,电话打过来,劈头盖脸一顿骂:“怎么不接我电话?你心里还有没有我?是不是有别人了?”

有时候大黄累得没力气折腾,把小明星叫过来,就搂着困觉。大黄童年比较惨,爸妈懒得管,很缺乏这种爱的抱抱。但小明星不开心。

“你这么回事儿啊大黄?是不是嫌弃我?”

大黄只能眯着眼睛哼哼:“没……我累。真没力气了。”

小明星把他睡衣一掀,掐着他肚子上的肉说:“你这么回事儿啊?腹肌好像没了?”

“最近一堆饭局,酒啊肉啊的,又没时间健身……”

小明星不管这些,非要拉着他和谐运动。

完后大黄瘫倒在床,跟个废人一样,还被小明星吐槽,哎呀大黄你是不是不行了啊。大黄也没气力反驳,蒙着被子就昏睡过去。

 

这些不耐烦本来都压着,小明星这么一哭,反而新旧一起涌上来。他也不说话,就自顾自地看手机。小明星还在说些什么,他已经懒得听了。

最后,小明星说:“我要离家出走!”

大黄哦了一声,说“那你记得收拾好东西。”

小明星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什么东西都没拿,摔门走了。

 

过了一会儿,大黄才回过味儿来,觉得不太对劲了。

离家出走你大爷啊!这特么本来就是我家啊!

 

但大黄是个有契约精神的人,他把包养费按月结算,酌情加了点绩效工资,给小明星转到了卡上。小明星留在他房间里的东西,他打包给寄了回去。

当然,他没忘记最重要的事。

小明星走时没有还他钥匙。

于是他把锁全换了一遍,加强了安保措施。

做完这一切,大黄感到十分轻松,推开窗,他深吸一口气——原来,自由,是霾的味道。


评论 ( 4 )
热度 ( 86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