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dence/Newt】氧气(chapter2)

chapter1无氧

Chapter2呼吸

Newt先生是个神奇的人。Credence心想。

如果不是,他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准备好齐全的迷你版生活用品,吃穿用的实用物件就算了,credence甚至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找到了毛绒玩具和积木。

尽管已经过了玩玩具的年龄,但这并不妨碍credence悄悄地把脸埋进毛绒兔的怀抱里。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快速地抬头,四处张望,在确认没有人发现之后,又蹭了蹭兔子身上的绒毛。

他现在理解为什么MaryLou不允许他们拥有这类玩具了,这种柔软的、甜美的、能带给人抚慰的东西是有害的,它们会轻易地使人卸下防备,它们会消磨人的意志,它们让人上瘾。

让credence感到庆幸的是,Newt似乎并不擅长社交,他不是那种会在聚会上左右逢源或在沙龙里长篇高谈阔论的人,大部分时候,他会忙着照看动物。

于是Credence会推开房间的窗户,静悄悄地观察这个巫师。

他的窗子有整洁漂亮的白色边框,镶着干净透亮的玻璃,米色的窗帘质的很柔软,阳光会被过滤成柔和的线条,照亮卧室。空气里有干草的味道,温暖,并且无害。

Credence沉默地注视着Newt。

他调配药剂的时候低着头,眼睫垂落洒下阴影,魔杖被他叼在嘴里。Credence对魔杖的存在感到困惑,他觉得那看起来像是一截树枝。

当credence的视线往下,他能看见Newt暴露的脖颈,扣子解开时露出的肌肤,骨节分明的双手。

他发现Newt常穿白色的衬衫。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想替Newt抚平衬衫的褶皱。

 

当Newt转身的时候,他会飞快地拉上窗帘,仿佛自己从来没有从窗户向外窥探。Newt

箱子里的空间很大,他有时会去更远的地方照看动物,credence便无法看见他。每当这时他会觉得有些烦躁,但对于这种情绪的释放,他没有任何可行的策略。

    吃饭的时间,Newt会和他聊些无关紧要的内容,大都是和动物有关的琐事。嗅嗅拿走了大衣上的扣子,鸟蛇钻进了喝水的茶杯,隐形兽偷偷跑了出去,从船上一位女士那里偷走了她的蛋糕……诸如此类。

他告诉Credence,他们将要去往英国,去霍格沃茨寻求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帮助。

“霍格沃茨是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Newt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发亮,语气确凿不容质疑,然后他遗憾地说:“如果你在英国,应该能在11岁那年收到猫头鹰的信件。”

“我也能……成为巫师吗?”Credence终于忍不住问道。

“是的。你有很强大的力量。我从未见过像你一样的人——带着默默然活到现在。”迟疑了一下,Newt说:“默默然的事情,等我们到了英国再解决。我会帮你摆脱它的,一定。”

Credence想,如果当初自己收到了猫头鹰的信,事情会怎样呢?

他是不是可以摆脱Mary Lou的控制和虐待?

他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巫师,有自己的魔杖和扫帚?

他是不是会认识一些朋友,像Tina一样,像Newt一样的朋友?

但所有的如果都不曾成立。

 

奇异的是,credence并未感到很难过。失望和疼痛一样,是他早已熟悉的东西,以至于感受的界限已经变得麻木和模糊。他习惯痛苦,像习惯每一次的呼吸。

从没有人教过他接受苦难,他不需要像苦修士那样特意用惩罚来锤炼心智,他只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会承受。

但他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自己去了霍格沃茨会怎样。他想象会说话的画像,会飞的吼叫信,有的事物在Newt的描述中逐渐清晰,但有的仍然模糊,就像他在梦中得到不曾品尝的佳肴,即使在虚幻中,这种拥有也依然很模糊。

于是他终于忍不住提问:“骑在扫帚上飞行是什么感觉?”

Newt抿了抿嘴:“等你恢复到正常大小,我可以带着你试试。但现在的你还太小了。不过……”

犹豫了一下,Newt小心翼翼地问:“你能站到我手上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被人捧在手心里。

这通常是一个修辞意义上的说法,Credence没想到这有朝一日会成为发生在自家身上的现实。他再次确信Newt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尽管他在某些方面相当大胆甚至可以说冲动,但他的身上没有任何凌厉的感觉,他像阳光下的草木、卧室里的台灯、枕头里的羽毛,但又比它们更完全。他拥有心安的味道、光芒、温度,和一切。

 

 

然后他看着newt打开一个小小的茶壶,从里面钻出一条手指粗细的鸟蛇。

 

“可以改变自身体型的大小,现在这只的样子就刚刚好。当然……没有扫帚那么听话,但它是个好孩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骑在它的背上。”

Credence看着面前的鸟蛇。这小小的神奇动物有着蛇的躯体和鸟的双翼,身体是漂亮的蓝色,还泛着难以描述的奇异光泽。

 这种美丽让他感到畏惧。自己不配拥有幸福,类似的认知已经很顽固,对于触手可及的美好事物他本能地充满怀疑。

但,实在是太近了。

Newt身上的气息,鸟蛇美丽的羽毛,都离他太近了。

于是他终于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用极细微的声音问:“我……可以吗?Scamander先生?”

Newt温和地笑了:“当然可以,Credence.”


评论 ( 2 )
热度 ( 116 )
  1. 今夜我愿化作一只盯裆猫拉普拉斯定理 转载了此文字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