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dence/newt】氧气(自娱自乐自割腿肉)

弃权声明:

角色属于JK罗琳,OOC属于我。

----------------------------------------------------------------------------

Newt处理过很多棘手的情况,也接触过大量被公认为“危险”、“不可接触”的神奇动物。

但现在的情况显然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复杂。Newt不怕麻烦,再说了,既然手提箱里已经有一个默默然,那么再多一个也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Credence。

“Pickett,他不是你的同类。”阻止了企图把Credence抱到树上去的护树罗锅,Newt看着被包裹在一片叶子里的男孩,不由感到轻微的头疼。

他在捡回那片没有被美国魔法部注意到的默默然时并未想到credence还活着——当然,这算是意料之外的好消息。而他同样没想到,Credence会变成这幅模样。

 

一个缩小版的,不到手掌高的Credence现在正藏在他的手提箱里,和他一起漂洋过海。从某种层面上,这算是件好事。一个倒霉的男孩幸运地活了下来,而格林德沃对此并不知情。

他会过上新的生活,Newt想。

新的,不被养母虐待、不被路人嫌恶、不被黑魔王利用的生活,像正常男孩的生活。

Chapter1 无氧

记忆是从潮湿中打扫出的淤泥,他深陷其中,无能为力。

阁楼是暗的,灰尘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记得那年自己被铁链锁在桌子旁,局促不安地扭动着。青春期开始发育的骨架似乎来得不合时宜,开始抽长的手脚让他无所适从,他蜷缩在角落里的姿势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安全了。

他能感到膝盖骨突兀的顶着自己同样消瘦的脸颊,只是他不再能像以前那样深深地低下头颅。

饥饿给胃部带来的灼烧感已经逐渐平复,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似乎听见了脊椎骨挤压时的咔嚓声响,他不确定这是否是幻觉。

就在刚才的梦境中他梦见自己处在一个温暖的家庭中,他们不禁止甜食,桌上放着热可可和甜甜圈,还有表皮酥脆的可颂面包。他迫不及待地喝下梦里的热可可,尽管他模糊地知道这不过是梦境。

入口的味道让他大失所望。

那是杂粮和开水煮出来的寡淡口感,和他通常的三餐一样。

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即使是在幻想中,他也无法知晓热可可的味道,因为他从未品尝过。

“你让我失望,Credence.”

“这是对你的惩罚,Credence.”

“你在哭什么?Credence.你不知道哭泣只会让你看起来更恶心吗?”

 

 这些话语烙印在他的脑海中,他无法将其驱逐,尽管它们的回放让他的胃部一阵痉挛。值得庆幸的是,他想——至少这干瘪的腹部确保了不会有呕吐。如果弄脏了地板,他会多挨一顿鞭子。

 

他记得有一个冬天,外面很冷。他的手冻得很肿,他生了冻疮,或是别的什么,他不记得了。总之,看起来像是某种丑陋的怪物寄生在了他的皮肤下。但他记得很清楚,母亲的鞭子抽在手上,于是青紫色的疮口绽开粉红皮肉,流出了沉黯的、铁锈味道的血。

关于疼痛的记忆总是很快变得模糊。他不需要刻意记下,因为它们是相似的,并且日复一日。

 

那个年轻体面的议员,即使在叫他滚回垃圾桶的时候,腔调也依然带着上流社会的优雅。

但这样的人,生活在父亲的宠爱中、从不知痛苦为何物、把伤口看作勇气勋章的人不会理解,比起回家,Credence倒宁愿去垃圾桶。

至少,废物是不会感觉到疼痛,也不在乎被人践踏的。

 

他感到牙齿在打颤。

母亲拿着皮带,站在阁楼上看着他。他匍匐在地上,瑟缩着乞求原谅。

他看见自己的手掌裂开蜿蜒伤口,又在触碰中愈合。Mary Lou冷峻的脸被蜡烛点亮,又像蜡烛一样融化,她裂开的头盖骨里生长出Graves的面庞。

他说——“你是个哑炮。你永远也无法学会魔法。”

 

Credence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温暖的床上。

在他身旁,一只比他还高一点的古怪生物亲昵地用头顶上的叶子蹭了蹭他的脸颊。出乎意料,他并不觉得反感。或许是它因为脸上喜悦的表情看起来没什么威胁。

但接下来,它拖着细长的触须跑开了。

刚才的梦境带来的不适感仍然存在,他怀疑自己的胃里攀附着坚硬的冰锥,否则他起身的时候不会如此疼痛。接着他注意到,他身上穿的并不是自己的衣服。

通常他会按照母亲的要求穿着三件套西装,尽管不合体的外套并不能让他显得体面。而他现在穿着的……谁来告诉他,这是什么鬼东西?

由某种不知名的材料编制而成的睡衣似乎十分可疑,但更为糟糕的是黄黑相间的条纹,这让他觉得自己和蜜蜂没什么两样。

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纠结于此,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穿着深孔雀蓝色羊毛呢大衣的巨人来到credence面前,他注意到巨人脖子上围着黄黑条纹的围巾,看起来和自己身上的睡衣有着完全相同的配色。

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在他面前放大,放大,再放大:

乱糟糟的、金棕色的头发,因为风吹日晒而变得有些粗糙的皮肤,他甚至能清楚地看见对方脸上的雀斑,甚至,他还能清楚地看见对方眼睛里映出的自己——看起来确实很像蜜蜂,credence不得不沮丧地承认。

Newt试图说些什么,最好是温暖的、动听的、能给人慰藉的话。但这对他来说显然太难了,相比之下,他宁愿再跳一次求偶舞——如果这能有用。他本以为死里逃生的男孩会打破僵局,疑问、尖叫或者哭泣。但credence没有,他只是姿态僵硬地注视着Newt,像Newt注视着他一样。

三十秒尴尬的沉默后Newt选择放弃,他满怀挫败地开口:“你想……来杯热可可吗?”

出乎意料的,Credence点了点头。

TBC
对电影结局充满怨念给自己发糖吃的产物,没有质量,只有OOC

昨天 发了一小节没想到点心的还挺多?你们是认真的吗?(严肃脸)

没咋写过同人,不是很懂,如果有问题和意见请随时指出。
一切为了发糖,后面不甜你们打我。

评论 ( 7 )
热度 ( 207 )
  1. 今夜我愿化作一只盯裆猫拉普拉斯定理 转载了此文字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