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很久以前就不是一个关心时事的人,可能是因为曾经某一天,突然明白,原来新闻可以是虚假的,描述可以是误导的,来源可以是伪造的。
我们当然也可以轻易识破一些谬误,比如“男子持四十米长刀砍人”“被烧死后持刀捅伤两人”,因为我们知道人举不起四十米长的刀,被烧死的人不可能再站起来,但更复杂、更隐晦的谬误,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从那时起我不再刻意关注新闻了。
我曾经相信知识会是破除虚谬的武器,所以我试着去学习和了解。但这种无力感只是变得更深。
知识是有立场的,知识是有属性的。
知识可以是偏私的,知识可能是有害的。
对错是一言难尽的,善恶不总是分明的。
怀抱希望不一定是好的,真诚的信念或许是残忍的。
糟糕的事情,每天都在不同的角落发生,有的会被看见,有的永远不会有人知晓。
我活得虚弱无力,我走得踉踉跄跄,偶尔我也仗义执言,关于正义和良善的热情像流浪汉嘴里叼的烟,用五毛钱的打火机点起亮光,又在冬季天桥下的寒风里熄灭。
我记得我也有过宏愿。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为其他心怀理想的人铺出一条大路,我不是宇航员,不是科学家,不是画家,也不是诗人,我是为他们造桥的人。
我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我希望在我垂垂老矣之时,可以看着年轻人向前奔跑,脚步踏在桥上发出隆隆声响,而我和许多像我一样的人,就站在桥下。
或许每个人小时候都曾梦想过改变世界或周围,非要到大了才明白,终其一生,人能改变的只有自己。 我活得虚弱无力,我走得踉踉跄跄,我跌倒的时候疼得直不起腰,我哭的时候哭出了鼻涕泡。
但我希望, 更多的人能心怀一束火苗,诚挚地热爱生命和周遭,还相信生活、社会、国家……一切都会更好。

评论 ( 4 )
热度 ( 91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