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折叠

清晨5:50,老姜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魏翔。从中关村下班之后,老姜站一个小时地铁,换乘公交两次,九点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衬衫和黑西裤,这是他大学打辩论时穿的衣服,裤腰已经放过两次,衬衫袖口磨了边。老姜三十七岁,没结婚,已经过了关注“精品男士穿搭指南”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好在他是个技术工,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同事充满丧葬气息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魏翔是他在知乎上认识的年轻人,藤校毕业两年,年薪百万,是创业公司老板。他们认识,是因为魏翔在老姜的知乎答案下,点了个赞。之后便是聊天,再之后,魏翔说觉得他不错,想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公司。

他们约在漫咖啡见面,旁边的小摊上传来煎饼果子的香气。虽然已经到了十二点,但没有人提吃饭。

他们只是聊着,聊着天使投资,聊着A轮B轮:

“马云对我们的项目很看好,我们已经和阿里巴巴的负责人洽谈……”

“徐小平?我前几天和他在年会上聊了聊,他对酒还是颇懂的。”

“哈?王健林?媒体对他有太多误解了。”

“我们明年预计打造一个创业孵化园,一期投入大概两亿,政府牵头。”

老姜对这些东西并不懂。毕竟,他只是个技术岗。但他努力做出认真倾听的模样,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无知和尴尬。他只是看着对方,看对方的西装、手表、袖扣、领带,还有随手放在桌面上的车钥匙。

最后,年轻的手放在他肩上,魏翔,或者说,Steven的眼神里闪着期许的光。

“好好干。我们会让优秀的人才,成为合伙人。”

 

老姜就这么入了伙。

他辞掉在中关村当码农的工作,在魏翔的公司担任CTO。

这个小小的创业公司充满干劲,大家总是加班到凌晨,同事们也充满了友爱互助的精神:考古系毕业、负责文案和公众号运营时常奋斗在客服第一线,还时不时义务写一些深刻分析行业现状指点经济发展方向的文章,以创业新秀魏翔的名义发布在38氪、创业邦等公众号上,在魏翔的朋友圈里收获诸多点赞;HR时不时跑跑销售,在东方饺子王、老妈春饼和顾客畅谈公司发展;老姜也时不时帮魏翔的iPhone越狱,顺带修理魏翔的Mac Air,给众人的笔记本电脑清理灰尘和重装系统……

总之,公司里充满了其乐融融的氛围。

 

又一年双十一即将来临,所有人都在等待10号的工资。

但直到下午,魏翔也没有出现。

文案把新一期稿子发给了他,他没有回。

 

“老板肯定又去什么高端酒会了,要不就是创业培训,他——忙着呢!”HR正在修理坏掉的空调,说完这句话,他笑着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

 

傍晚,所有人依然在加班。

但魏翔没有出现。

工资也没有到账。

凌晨,支付宝因人数太多而无法付款,到处都是剁手的哀嚎。

而老姜并没有此种苦恼,因为他的卡里,并没有什么钱。

 

11月11日,老姜在“如何评价年轻创业者魏翔及其公司”的回答下贡献了自己的答案,这时他已经知道,魏翔其实是他本科就毕业的学弟,他在夜店而不是希尔顿酒店认识了蛇精脸女友,她以为他是高富帅,他以为她是白富美,仅此而已。

 

他敲打键盘的声音很响,带着铮铮的恨意,说不上是对魏翔的,还是对自己的。

而他转身离开的时候不知道,他的答案很快就会被折叠,像这座城市,无数人的命运一样。

评论 ( 1 )
热度 ( 60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