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肉会好吃吗?(阴阳师/妖狐X白狼)

1.

来来往往的阴阳师和式神们给平安京的街道带来繁荣气息。

妖狐摇着折扇,慢吞吞地跟在阿妈身后。阿妈抽卡两百次,有十次是SR,其中九次是清姬,还有一次就是他。

“要不是实在没有别的SR,我才不会养你这么个渣男呢!”阿妈气鼓鼓地说。

 “看见鲤鱼精不要冲上去!上次被那个六星满级满技能河童支配的恐惧你难道忘了吗?座敷也不可以!姑姑是不会允许你和她抢火的!” 

妖狐心不在焉地点头,眼神却定格在一双大长腿上。

阿妈则巴巴地冲到一位金光闪闪的氪金大佬面前,和对方攀谈起来。

“您的觉醒酒吞可真不错……哦,这是刚升了六星?”

得了限定金头像框的大佬面颊上泛着灿烂的土豪气息,亮得让人几乎无法直视。面对来自其他寮生的恭维,大佬平淡地点了点头。而阿妈则搓着手,紧张地上前讨教。

大佬看了眼阿妈,有些诧异地问:“这狐狸崽子你还养着?怎么不换个输出稳定点的单体?”阿妈讪笑,乖乖竖起耳朵听大佬教诲,浑然不觉自家妖狐已经跟着姑娘的大长腿走了。

“这位姑娘好生面熟,想是和小生见过罢。”

长腿少女停下脚步,认真想了想,说;“我不记得了。”

妖狐面露失望之色,叹息一声,却终究没说什么。

“有什么事吗?”少女困惑地问。

妖狐笑了笑,凑上前去,变戏法般从袖子里掏出只毛茸茸白莹莹的小兔子,捧在手心里,活像一个蓬松的雪球。

“看在我俩有缘的份上,这个给你做礼物。”妖狐笑吟吟地把兔子递给她。

少女眼睛一亮,面上却还有些扭捏,强作镇定道:“这——”

“送给你的,就是你的了。”妖狐的声音里是不容争辩的温柔溺爱。

“崽啊你又去哪里浪了?”远处传来阿妈的呼唤。

 “有缘再见吧,这位美丽的小姐。” 妖狐用折扇挡住脸:“说起来,小生还不知道您的芳名呢……”

犹豫了一下,少女才回答他。

“白狼。我的名字是白狼。”

2.

   妖狐没想到再次遇到少女,是在斗技场上。

  “崽啊,加油!赢了我就带你去打海坊主的妖气封印!” 阿妈对自家崽子出去勾搭对面白狼的事毫不知情,仍然以拙劣的方式鼓励着自家妖狐。

妖狐撇了撇嘴。他想要的是美丽可爱的鲤鱼精小姐姐,不是厚嘴唇的鲶鱼样海坊主,椒图虽然也还挺温柔,但总是水花弹弄湿他的皮毛也很苦恼啊。

不管怎样,他还是尽心尽力突突一发,率先干掉了对面的脆皮姑姑。

主人又一个疾风给他,这次要打的,是白狼。

妖狐心下计量,横竖对面只剩一个小姑娘当输出,何必太凶残,况且现下平安京里喜欢养女式神的阴阳师都防妖狐防得忒紧,天天给自家式神讲妖狐如何如何,好不容易才遇到这么个不怕自己还不设防的,要突跑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遇见下一个。

于是,妖狐摇了摇折扇,笑吟吟地使出了温柔版的狂风刃卷——突突两下,每下四百,算得上是春风轻卷了。

对面白狼朝他轻轻点头示意。

妖狐笑得更灿烂了。自己没看走眼,这果然是个懂礼貌的姑娘啊!

对面,白狼从冥想状态中站了起来,只见她长腿一跨,拉开弓弦,也对准了妖狐。

“无我!”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3.

妖狐醒来的时候惠比寿老爷爷正站在旁边,摸着胡须笑吟吟地看着他。

“怎么?不愿意看见老朽?当初可是你说要人鱼,我才和你组队的啊。”

是啊。一个糟老头子,一条胖金鱼,也算人鱼。妖狐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想。

“对了,有个小姑娘想见你。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哦,耳朵尖尖的,像你一样。” 

“白狼?”

妖狐惊得翻身坐起,这时候他才迷迷糊糊想起先前发生了什么。用折扇挡住自己半张脸,妖狐问:“老爷子……是她把我给?”

惠比寿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是啊,暴击八千,一箭射了你个对穿。”


妖狐窘得耳朵尖都红透了,嘴上却还硬气着:“那是……小生我怜香惜玉……”说到后面,声音渐渐弱了。

“我懂我懂。”惠比寿笑容慈祥,“小姑娘还在门口等着,你到底见还是不见?”


见?当然是要见的。但想到那一记无我,妖狐只觉得胸口隐隐作痛,但期待着那双漂亮的眸子,痛楚中竟又泛出丝丝甜意。这难道就是“遇见命中注定之人”的感觉吗?妖狐不由得心中忐忑。


持弓的少女端坐在他对面,朝气蓬勃的脸庞没有丝毫惧意。

“谢谢你送给我的礼物。”

“你喜欢就好。它很可爱吧?”果然,自己在挑选礼物方面,还是一如既往地擅长把握小女孩的心思。想到这里,妖狐不禁有些自得,蓬松的大尾巴都快翘了起来。

白狼莞尔一笑:“是的。不仅可爱,还很好吃呢。”

“那是自然。我选的礼物当然——”终于反应过来白狼说了什么,妖狐惊得连扇子都险些没握住。竟然……吃掉了?那么可爱的兔子,就这样,吃掉了?阿妈,小生这次的命定之人,和以前好像都不一样。

用扇子挡住自己僵硬的笑容,妖狐镇定地问:“那么,你来找小生,是有什么事吗?”

白狼歪着头想了想:“虽然只见过两次,但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行吧,又多了张好人卡。

“所以,我和大人谈过了,希望能求娶你回家。”

“啪嗒——”妖狐的扇子终究是没能拿住。

4.

庭院中樱花盛开,妖狐伫立在花雨中,挺拔的身姿趁着绚烂霞色,如画一般。

但偏有人煞风景,在妖狐身旁喋喋不休:

“崽,你要是不愿意,阿妈出面拒绝也是可以的哦。”

“崽,阿妈我虽然非,但我可不是隔壁老王那种卖崽求狗、欧欲熏心的人,你不要想着卖身补贴家用啊。”

“崽,咱们家虽然穷,嫁妆也是凑得出的。只要用得上,我立刻带着首无和铁鼠去刷御魂,大不了咱们把四星给升满了,也不算丢份的。”

妖狐终于恼了:“阿妈!这事儿小生没意见,行了?”

阿妈却红了眼圈:“都赖我不行,到头来还得你入赘。我听说那家刚给白狼升了五星,现在一箭一万,阿妈这就去宰几个达摩给你补补身子,怎么着也不能让你被家暴了。”

被她弄得有些心烦,妖狐颇为不耐:“小生对付女孩子的手段您还不清楚么?担心我作甚!”

阿妈终于不再言语,却呜呜呜地带着式神们往打御魂的方向去了。

庭院里,只剩下满技能的清姬,蛇尾盘亘在地面上,懒懒地搅动着一地落樱。

5.

婚礼的事,很快就紧锣密鼓地筹备了起来。

最烦恼的自然是两边的阴阳师。

“这风雅之士我看不错,喜庆!这100皮肤券给你,到时候让你家崽换上。”

“我看行。结婚信物呢?”

“暴击针女套。”

“暴击破势套。”

“那……请谁?”

“乐队好办,我有妖琴师和蝴蝶精。”

“要请红叶跳舞吗?”

“不了,我还想找同僚借个茨木顶个球撑撑场面呢。”

“那岂不是还得借个酒吞?我认识的人里可没有,”

“难得结次婚,拉下脸去求求大佬也没什么。”

“灯光?”

“青行灯,没别的人选了。”

“花童?”

“铁鼠?”

“这特么算童?”

“那……俩座敷童子?”

“我看行,到时候给式神们发点火,惠比寿和草在旁边奶着就行。”

“节目?”

“找十个姑获鸟,表演刀光剑影。”

“是挺……气派。”

  这边俩阴阳师讨论得热火朝天,当事人却兴趣缺缺。说到底,对于结婚,妖狐还有些茫然。

夜里,他敲晕了巡夜的灯笼鬼,偷偷摸摸溜到了街上。

魑魅魍魉,百鬼夜行,点点灯火浮动,而他终于如约等到白狼。

“这么晚叫小生出来,可是有急事?”

少女将一条黑羽围脖递给他,轻描淡写地说:“我见这羽毛,觉得很衬你相貌,便找鸦天狗要了些。最近天冷,我做好便送来了。”

说罢,轻轻替他围上。

两人离得极近,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少女身上是清淡的木质香调,混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腥甜血气,恰似绿意盎然却又杀机四伏的森林。

妖狐心下一动,目光定定地落在白狼的眸子里。

“今夜月色很美。”

“嗯。”


评论 ( 11 )
热度 ( 78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