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三尾X萤草)

【阴阳师手游百合向同人/邪教拉郎注意】


在阴阳师召唤式神的时候,式神们也同样注视着阴阳师。

                          一

所有的N和R式神,在被召唤之前都呆在同一个地方。

黑的,密密麻麻的,逼仄的空间里,式神们聚在一起,带着点忐忑,也带着点期待。

一道光芒闪烁,妖群中发出小小的惊呼,独眼小僧的面前出现蓝色的漩涡。有点羞怯地,他朝大家点了点头,慢慢走了出去。三尾狐没有抬头目送独眼小僧离开,她只是低头拨弄着自己蓬松的尾巴。在独眼小僧的身影最终消失前,提灯小僧晃了晃手里的灯笼,笑着对友人说:“要加油啊!”

三尾冷笑。

在这里,她是为数不多清楚事实的人。没人会花大力气培养独眼小僧,属于独眼小僧唯一而且注定的命运,是成为某个SR或者SSR的狗粮。

但做妖总得看开点。于是三尾无声祝福:祝你,祝你被喂给茨木童子。

她身旁,萤草抬起头:“三尾姐姐,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有。”

 

三尾没想到,自己会和萤草去到同一个地方。

幸运的是,召唤他们的阴阳师,是个非洲人,而且,非常白痴。

阴阳师阿爸不知道要加入阴阳寮,不懂御魂搭配,也几乎不向其他人请教,只是自己闷头玩着,偏偏阿非还沉迷于画符,倾家荡产把所有勾玉都换了黑符,却只能抽出一个又一个的丑时之女和雨女。阿爸总是唉声叹气,念叨着“抽到R卡莫生气,反正生气也无益,况且伤神又费力,不如多骂骂网易”。但阿爸似乎没有养狗粮的意识,抽到的所有R卡都被他安置在庭院里。

阿非很快确定了自己的主力阵容:三尾、草和雪女。

这意味着,三尾还有很长的时间,和萤草好好相处。

 

“姐姐真是厉害呢,升级三次技能都是红颜怒发,阿爸可高兴了。”说到这里,萤草捏紧了手中的草茎,有些落寞地说:“我连续升级两次技能都是吸取,主人虽然没说什么,但应该也很失望吧。”

三尾笑着捏了捏萤草的脸颊:“别多想,反正那个笨蛋什么都不懂。连要打八岐大蛇都是我提醒的。”

萤草有些慌张:“怎么可以这样说阿爸!阿爸对我们很好的!”

“那是因为他蠢。”

蠢到想把三尾当主力养,蠢到抽出白狼却懒得养,蠢到没有从现在开始囤狗粮,蠢到在阴阳寮乞讨R碎片。

“那阿爸什么时候会变聪明一点呢?”萤草忧心忡忡地问。

“他啊……笨一点比较好。”

阿爸终于加入了一个小小的阴阳寮,朋友也渐渐多了起来。

三尾、萤草和雪女都升了三星。那一天,阿爸兴高采烈地从结界里拿出养得肥肥壮壮的红达摩,涮洗干净喂给了大家,还给式神们放了个假。

萤草拽着三尾,一起去看樱花:“姐姐老是呆在庭院里晒太阳,实在是太懒了”。

三尾穿着暗红色的和服,懒懒地漫步在樱花林中。萤草的手牵着她的手,掌心是温暖而柔软的触感。淡粉色的花瓣随着风的吐息缓缓飘落,悄无声息地落在肩颈处——就像是,被羞怯的少女亲吻般。

三尾有些恍惚。

怎么会产生……这么奇怪的联想呢?三尾摇了摇头,试图摆脱脑海中突然浮现的古怪念头。

萤草对此毫无所觉,她只是紧紧握着三尾的手,在落樱中缓缓行走。她走得很慢很慢,就像是对这风景,过于眷恋。

那天,萤草带三尾去神社。少女低头的时候露出细白的脖颈,她仔细斟酌词句,把心愿一字一句写在木牌上,然后踮起脚尖试图把木牌挂在架子上,但努力好几次都没有够着。看不过去的三尾从她手中抢过木牌:“真是的,还是我来吧。”

萤草涨红了脸,小声争辩道:“万一被你看见了怎么办……”

“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三尾轻笑,“说起来,你该不会被前天打御魂时碰到的那个脸狐被迷住了吧。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连他阿爸都管他叫渣狐呢。”

“我……我才不会喜欢那种只突突两下,每下500的家伙!而且老是说一些奇怪的话!”萤草气鼓鼓地说。

“只顾着对八岐大蛇暴击,明明有火却见死不救。老是这样任性阿爸会生气的哦,差一点就翻车了。”

“我会好好治愈之光的……”萤草低下头,小声说:“只是那家伙站在我和姐姐中间,真是很讨厌呐。”

三尾笑着帮她把木牌挂了上去:“我不会偷看的。但是,你一定要听阿爸的话,他再蠢,也是我们的主人。”

骗人。三尾对自己说,明明就看了。

“希望能和阿爸还有姐姐一直在一起,希望大家都幸福,希望阿爸能抽到想要的式神,希望阿爸能变强,斗技不再唉声叹气。”

很愚蠢的愿望,但是。稍微有一点点可爱。

一点点是多少呢?

大概和萤草的奶量一样多吧。

 

三尾和萤草先后四星满级,技能也升了很多次。

阿爸却不再念叨着要当非洲战神了。

萤草听见阿爸在町中和朋友闲聊。

阿爸说:“气人啊气人,我已经三十级了,一个SSR都没有。”

阿爸说:“每次组野队,队友人手一个茨木,我只能放个草站中间。”

阿爸说:“三尾?三尾怎么拿得出手呢?队友不是茨木酒吞就是妖刀姬,我只能带奶和辅助。”

阿爸说:“哎,好想要SSR。”

朋友说:“你至少得养个鸟才行啊。这破游戏越到后期,SSR和SR和R差距越大。主力,至少得是SR才行吧……清姬除外。”

萤草听他们聊过,阿爸这个非酋联盟的朋友,抽出十个SR,九个都是清姬。他一气之下,忍痛花一百勾改名法海。从那以后,他连清姬都没有了。

夜里,萤草看见阿爸伏在岸上,勤勤恳恳地给寮里的朋友写信。

诸位大佬:

我知大家百鬼夜行不易,黑车难抢。但同为非洲人,亦有南非北非之分,而在下久居埃塞俄比亚,日夜勤肝而收效甚低。每逢画符必沐浴焚香,向网易总部朝圣祈祷。然,无数血汗勾,都付丑女中。请诸位大佬怜我困顿,赏我一二SR碎片,我必记下,来日回报。

同僚看阿爸生活不易,也多照拂。

最后,竟真凑出了姑获鸟。

阿爸老来得鸟,视若珍宝。或许是真的开始转运,竟然又接连召唤出了惠比寿和鬼使黑。

这天,萤草陪主人和朋友打本归来,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庭院异常的安静,没有追着小风筝跑的天邪鬼青,没有喋喋不休的赤舌,没有总是欢快地打扫落叶的帚神,也没有胆小的提灯小僧。

“他们去哪儿了?”她问坐在庭院中的三尾狐。

三尾伸了个懒腰:“他们?他们长大了。妖怪嘛,长大之后就会离开了。”

“离开去哪里?”

“去看盛开的樱花林。”

萤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们以后也会去吗?”

“谁知道呢。”三尾笑得妩媚。

萤草和三尾已经很久没有被主人带去探险了。

三尾变得愈发懒散,每天晃着毛茸茸的尾巴在庭院里晒太阳,还拉着萤草一起。

冬日的阳光很温暖,三尾的怀抱也是。萤草在迷迷糊糊中听见三尾问她:“很久没出门了,会寂寞吗?”

摇了摇头,萤草继续往三尾怀里缩:“和姐姐在一起就不会。因为……我最喜欢姐姐了。”

“那阿爸呢?”

“阿爸……阿爸没有软乎乎的尾巴。”萤草仰起脸,温柔的气息拂过三尾的面颊,像春日午后的和煦微风。

“不要离开我哦,姐姐。因为我许过愿了,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这是当然。”三尾笑着承诺。

 

三尾知道,人类的生命呀,就像樱花一样短暂。

她还知道,妖怪也一样。

 

“把你喂给萤草?”阴阳师愕然。

在他对面,三尾依旧笑容艳丽,仿佛谈论的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又去哪里买了胭脂水粉,

“您不用隐瞒什么。我知道自己能力的极限,这一天早晚会来的。但我希望,您不要做出把萤草也喂掉的蠢事。”

“你不必……做到这个份上。”

“这是我作为式神诚心的建议。虽然您现在已经有了惠比寿,但萤草仍然非常有用。无论放在结界里,还是打鬼王退治。所以,我恳请您慎重地考虑一下。”三尾俯身,额头点在冰凉的地板上。

“你是我……第一个式神。”

“所以我才会如此任性地向您提出要求。”三尾直视着阴阳师,“抱歉我试图利用您的好心。因为您完全可以不理会我,把我们都喂掉。而我试图利用您心中软弱的部分来达成自己的私欲,因为我答应过她,我会永远陪伴她,永不会离开她。”

“可是——”

“很容易就会再见的,大人。”三尾轻笑,“别忘了我可是R啊。”

 

脸色僵硬地,阴阳师把一包东西递给萤草:“这是……三尾留给你的。都是加攻击和暴击的御魂,你用也非常合适。都已经升好级了,直接戴上就行。她说……她说草要奶大一点才招人喜欢。”

萤草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姐姐……她去哪儿了呢?”萤草问。

阴阳师咳嗽了一下:“她、她去看樱花了。你知道,她最喜欢樱花了。”

“骗人。她说不会离开我的。”

“她没有离开你。我保证。”

萤草没有说话,她低头接过那包御魂。良久,才慢慢地说:“阿爸是笨蛋。”

“嗯。”阴阳师重重地点头。

萤草五星了。

萤草不是小孩子了。

 

萤草知道,人类的生命,就像樱花一样短暂。

她还知道,妖怪也一样。

 


评论 ( 10 )
热度 ( 92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