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太差劲了。
德语半途而废,倒现在为止能记清,除了几句简单的问好,就只剩一句话。
这句话倒是能很恰当地描述自己的状态。
vorbei ist Vorbei.过去的都过去了。
回首过去几年,碌碌无为,好像很忙,又好像荒废了时间。
没拿过竞赛,没做过挑战杯,更没有发过论文,也没怎么参加学生活动,总之非常凄惨。唯一主持的一个本基做得我想狗带,自己一个人做了几乎所有工作,难过到几乎再也不想踏足学术。
成绩也平平,平均分没过九十,在这个均分相差要算到小数点后第三位的专业显得非常狼狈,不算差,但也没有很好。

我学会的唯一一件事是将就。
将就凌晨一两点喝得烂醉如泥被人抬回来在宿舍嚎啕大哭的室友……
忍受直系师兄在饭局上不怀好意的讥讽,接纳残忍的言语。
也一度难过到快要崩溃,在卫生间里不停地哭,告诉父母我想退学复读,我不要再来这个地方。
那时我以为这是勇气,因为他们只是普通人,没有办法帮助我,一切只能靠我自己。
后来觉得是自己太任性。解决不了的问题何必告诉父母,让他们平添痛苦。

后来我不再说了。
偶尔我会消沉地说自己很糟糕,会告诉他们我很失败,我会告诉他们我写文,我告诉他们吃了好吃的,去了哪里玩。
但我不会告诉他们,我被栽赃抄袭,我一个人录了将近八万字的访谈,熬夜写了本该小组完成的报告,更不会告诉他们,在地铁上被神经质的男人尾随,隔着人群他冲我笑的场景。

评论 ( 18 )
热度 ( 19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