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看了人物实习记者的《奥数天才坠落之后》,我希望你们能转头看一眼付云皓个人的回应,这篇回应远比坠落这篇爆文更有力度。回应本身是有力量的,此外,付云皓提供了一种可能:当事人对新闻曲解的发声。

前几年有个类似的报道,柴静访谈16岁博士张炘烊。彼时自媒体尚未如此发达,张完全没有为自己陈述和辩解的空间。人物的报道和柴静那篇极其类似,都力图塑造一个作者眼中“古怪、异常又落魄”的天才形象,对于当事人的经历和思考却缺乏挖掘。由于知识积淀的不足,也未能呈现出真正的思考。当然最大的问题,还是缺乏对被访者的尊重。这大概是新闻访谈和质性研究访谈最大的差异吧。

PS:看的时候就纳闷作者为何如此推崇理论研究而不耻教育教学。仔细一看,作者大四在读……


评论 ( 7 )
热度 ( 50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