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方搬到了我的隔壁怎么破?

“吕墨,在不在?”

看到策划小姜发来的消息,吕墨握着触控笔的手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甲方爸爸说,为了凸显这个游戏的异域风情,希望内容页面的字体虽然是中文,但要长得像阿拉伯语。”

吕墨:……

“主标题字体不够有质感,让你重新设计一个”

吕墨:……

 “要有品牌特色,可爱而不失庄重,大气而不失灵巧,柔美中带着刚硬。”

吕墨深呼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退回桌面,默念了壁纸上的不生气不打甲方不杀甲方杀人犯法三遍,才终于退回钉钉页面回复小姜:“内容字体问题,你让他去方正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有的话买个版权”“主标题字体,能不能让他请个年薪百万的设计师?”

发完消息不到十秒,小姜已经踏着老头棉鞋哧溜溜跑了过来,没待吕墨反应便气沉丹田,双臂发力按住吕墨肩膀,把他结结实实钉在了办公椅上,接着眉眼就是一个耷拉,哭丧着脸哀嚎了起来:“吕哥!不,吕神!我知道这次的甲方他不是个东西,所以我都没敢拉您进沟通群啊!您有什么火对着我发就行!您拿着法棍随便敲我都行!”

吕墨冷笑:“就你那身板?用法棍敲你能把我法棍震成面包碎了都。”说着吕墨从办公桌上抄起一个长条物,在小姜面前晃了晃:“特地为你买的俄罗斯大列巴,够硬够沉,咱今个儿试试?”

 

“吕神,您打我没事。关键下周开会您可别对人上手啊?”

“这孙子还敢开线下会议?”

小姜左顾右盼,支支吾吾地说:“这……这次时之镜项目的主负责人,其实是……那个鑫鑫集团董事长的儿子。怎么说都不能坏了关系……所以……”

吕墨一愣:“哪个鑫鑫集团?”

“就是很多金的那个鑫鑫集团。”

一说多金,吕墨就想起来了。嗨!可不是那个特土财主范儿的集团吗?鑫鑫这个名字就不说了,创始人兼董事长叫钱有,倒过念就是有钱,这都还算矜持了,给儿子取的名字更直白,叫钱多多,不知道的特么还以为是借贷版的拼多多呢!从财力上看,这家可以说是豪门了,尤其近几年挣了不少,公司市值直线上升。这家的儿子,现在也就二十出头,刚毕业不久,按理说这种豪门公子,应该是女明星上赶着勾搭以圆豪门阔太梦的,但这家人的画风实在一言难尽,以至于让稍有点矜持的女明星都避之不及。如果说别的豪门公子是时尚的弄潮儿,酷炫帅气引领风潮;那钱多多就是时尚的大海怪,每次出现都要把弄潮儿用牙齿碾碎;时尚博主点评其他人的活动装扮都是鸡蛋里挑骨头,点评钱多多的装扮是从仙人掌里找芦荟胶;别人出席活动,摄影师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咔咔拍照,快门声能连成一片儿,钱多多出席活动,摄影师都闭着眼瞎按几下快门,压根都不敢看着取景器对焦调焦,偶尔对准焦了还要斟酌个打个马赛克,也就视觉中国的摄影师仗着给谁都随便拍压根不后期能出几张高清。倒也不是钱多多丑,事实上,钱多多丑不丑也是个未解之谜,毕竟他每次都把自己捯饬得乱七八糟根本看不出原本长相。最可怕的是任何衣服只要经他手搭配,就会变成疑似具有眩晕功能的特殊套装,丑到让人眩晕,偏偏还迷之移不开眼。正因为他的时尚黑洞属性,钱多多被诸多服装设计师视为大敌。其他知名人穿衣服能带货,钱多多穿衣服能让同系列滞销。因此娱乐圈明星基本都不太愿意和他靠近,以免被品牌方质疑品味和形象。

吕墨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自己对钱多多的了解,眉毛拧得像在脸上做起了美丽芭蕾。良久,吕墨叹了口气,握住小姜的手,诚恳地说:“小姜,帮我去HR那里问问,离职手续最快多久能办?”

02

 

   吕墨终究是迫于生计加入了沟通群。

   倒不是小姜出卖了他。

   而是甲方代表钱多多对小姜的能力产生了质疑:是不是你没跟设计师说清楚啊?你把他拉到群里,我直接跟他说。

   吕墨看着群聊里钱多多的头像,内心不由得翻起了波浪,挣扎程度不亚于年幼时关于自己未来应该读清华还是读北大的思考。但是——不经历甲方,怎能拿到薪水?

在内心把钱多多跟炒板栗似的翻来覆去骂了几十个来回,吕墨终于把手放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了了一串字:“钱总您好![玫瑰][玫瑰]久仰大名!很高兴这次有机会和您合作[微笑][微笑]~不知道您这边还有什么需求呢?我一定竭尽所能呢[强壮][强壮]

 

这一套默认表情包应用,吕墨可以说是驾轻就熟。虽然在审美上他对这些表情难以接受,但不妨碍他为了社交适当调整自己的表情包策略。按他自己的话说,这不是审美的屈服,是他个人为构建和谐社会而做出的微小贡献。而这种表情包,也是他根据钱多多审美和家庭氛围评估得出的,料想应该是能让钱多多感到十分亲切。

钱多多那边倒是迟疑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小姜才笑得前仰后合,把自己和钱多多的私聊截图发给了吕墨。

 

钱多多:你不是说你们队伍都挺年轻的吗?

钱多多:这设计……表情包也太老了。我爸都不用这了。

钱多多:时之镜可是针对年轻群体做的游戏啊。你们这设计师是不是有点……过于成熟?

钱多多:我还是想要年轻化一点的设计师,感觉比较能贴近目标群体的需求。

 

小姜:好!我们马上换一个!

吕墨猝不及防被吓了个够呛,问小姜:“老哥?真换?”

小姜笑了笑,凑到吕墨耳边嘀咕:“哪能呢?这还不好说,反正你进去就说了一句话。回头你先退群,换个头像和微信名,我再拉你进来不就得了?他刚刚肯定也没来得及点开看你微信号码,这一来一去,咱就当是换人了。”

吕墨仔细一想,倒也是这么个理。网络世界换皮如换人,谁知道皮下是个什么呢?

钱多多对小姜的雷厉风行表示了相当的赞赏,连带着看吕墨这“新来的”设计师都顺眼了不少。废了不少唇舌,吕墨和小姜才说服钱多多放弃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四平八稳的《时之镜》微博宣传长图,也勉强完成了定稿。但瑞麒和eofs的合作并没有终止。

没错,钱多多在取名上的天赋和他爹相差无几,唯一就是彰显可能的留学背景,学会了用英文谐音。是的,钱多多把公司起名为瑞麒,绝不是因为祥瑞麒麟这种正常的寓意,他只是想表现rich而已。而之所以是瑞麒,而不是瑞奇,全靠公司其他人拼命阻止。

钱多多的公司经营并不顺利。关注度是有,抱期待的还真没有。毕竟钱多多名声在外,按照媒体的说法,以他的能力,理论上只要砸钱,至少能做个不错的换装小游戏,但他的审美……

 

此外,钱多多的老爹实体经济起家,又因为自家儿子一度沉迷各种网游,还曾经给人妖号砸钱上了论坛818,对他做游戏相当反感,钱多多只能靠零花钱开公司,能投入的钱自然也比他原本预期的少了很多。更不用说,钱多多还力排众议,买下了《墨匣》。《墨匣》是一款武侠题材的MMORPG网游,曾经靠优良的剧情设计和相当丰富的玩法风靡一时,但正是在游戏鼎盛时期,制作公司内部矛盾激化,主笔带着宣发跑路、美工跳槽、程序员猝死等乱七八糟的事让公司经营状况陷入混乱,再加上后续的运营失误,和随之而来同类游戏的冲击,墨匣损失了相当部分的用户,开始逐渐滑坡,到现在,留存的都是一些怀旧老玩家。

吕墨一度怀疑,《墨匣》这个游戏是不是自带晦气。钱多多的公司这边,原定负责“《墨匣》重生计划”的内容运营团队,趁钱多多出去签合同,约好了下班出去撸串庆祝“钱多多今天不在公司”,结果集体食物中毒全躺在了医院。钱多多气得半死,无奈也只能把工作外包给了吕墨所在的eofs。

 

一转眼,吕墨又被拉到了墨匣X瑞麒X eofs项目组群聊。

 

项目组里的人倒是不少都玩过墨匣,但现在仍在玩的,似乎也只有钱多多。钱多多对此颇为不满,毕竟后续活动策划方案和宣传页面的设计还是要以现版本的《墨匣》为基础,于是他给组员下的一个任务是,所有人都得下载客户端,把游戏再玩一玩。

而他检验进度的方式,就是当天下午四点,所有人要在《墨匣》的某处地标集合,线上讨论心得感受。

吕墨下午昏昏沉沉,到三点才想起来这回事,赶紧点进官网下载客户端,但公司的网速到了这个时候格外不争气,到三点五十八才将将下完,但安装还得有一小会儿。此时其他人都已经到了约定的游戏地点,急得小姜连着钉了吕墨好几下:“再不来,我看钱多多要用他那全服第一的土豪账号砍死你了。”

吕墨两年没玩这游戏了,绞尽脑汁回想起账号密码,登上就直奔集合点,也没顾上别的。

到了一看,其他人的角色都站着没动,簇拥着中间一个全身紫色闪光特效套装的角色,想必就是游戏里游戏外一样土豪的钱多多了。

吕墨控制角色往前迈了一步,不成想其他人刷地分开,给他让出一条道路,还是直通钱多多的那种。吕墨又往前迈了一步。

突然屏幕中间出现一抹红光,吕墨心道这丫果然小心眼,迟到了还要在游戏里砍人报复。但这红光没有变成技能伤害打在吕墨身上,反倒是徐徐升起,在屏幕中间变成了一颗扑腾扑腾的爱心。

吕墨:??

更惊悚的是,吕墨的角色突然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裙摆飞舞着,落到了钱多多的怀里。

此时,吕墨终于看清了钱多多的ID:潜风渡影,称号【清雨蕴烟的夫君】

而吕墨的ID是——

清雨蕴烟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