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把与之无关的事情也归结到贫穷上。

我曾经做过一个户外亲子活动的志愿者,其中有个小女孩,说实在的,即使是脾气很好的志愿者,私下也觉得不能理解她的某些行为:譬如总是和别的孩子争执,总是批评、指责、排斥比自己年龄小的孩子,在公园玩的时候把大捆的树枝拿起来用力摇晃,搞得周围的人满身都是柳絮……但其实周围的其他人并没有对她做什么,指导老师也很包容。

直到有一次——

依旧是到某个公园参加活动,团队的一个志愿者在活动开始前兴致勃勃地给大家介绍,她经常会在节假日的早晨来公园转转,清晨,人烟稀少的公园里,会看到初开的花蕊的朝露,会有匆忙奔跑的小松鼠,会看到鸟从巢穴中飞起的瞬间……

而这个时候,女孩的妈妈抱着胳膊,冷冷地说:“北京本地人真好啊,真自由啊。我们这样的,哪有这种生活?”

志愿者愣了一下,但还是笑说,很小声地说:“其实我也不是本地人……公园……有时间的话,早上想来还是可以来的。”

这个志愿者,生活并没有女孩的妈妈想象得那么优渥,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一个北漂的普通人,可能平时也会因为工作烦恼,也会因为开支而感到压力。但就像她说的那样,免费的公园,能否仔细欣赏的关键其实是“想”,而不是“能”。贫富差距、不平等确实是存在的,但以“能力”、“背景”为借口限制自己本可以实现的、可以抓住的小小的幸福,把生活的烦恼全都归结为“境遇”、“出身”,忽视别人为追求幸福而付出的努力和释放的善意,只会让自己失去更多啊。

评论 ( 3 )
热度 ( 85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