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放逐者(5)

Chapter5Gestalt

 

短暂的失重和眩晕后,曾清开始仔细打量“迦南”。作为互联网隐蔽世界的最表层,迦南拥有链接多个隐藏论坛的暗门,当然“门”也只是一个抽象的称谓,代表网址的链接在虚拟现实的世界中被图片和模型覆盖遮掩,打开链接的方式是获得其他人的邀请或触发入口并达成某种条件的检验。

曾清的虚拟形象是一个身材娇小、容貌可爱的……美少女。虽然是出于隐蔽性的考虑选择了反差大且看起来无害的形象,但实际比曾清想象的更为别扭。尤其在他看向自己蓬松的蛋糕裙裙摆时,难以言喻的羞耻感轻易地就击碎了他的心理防线。

“是第一次来吗?”

曾清窘迫地低下头,捏着裙角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但对方显然识破了他的掩饰,发出了低低的笑声。“不用担心,我是这个区的管理员。新人都是由我们引路的。”发出温和男声的一头粉红色的小猪,此时,它背后一对小小的翅膀正像蜜蜂一样不断颤动着。曾清对迦南之地的管理员有所耳闻,在公共的区域内维持最基本的秩序是他们的职责,但在非公共场所的私人问题上,管理员从不干涉。但在以自由著称的隐蔽世界,管理员绝大多数时候都形同虚设,只有在接待新人这方面会存在感强一些。

“担心的话可以点我的资料面板看看,虽然这里到处都是骗子,但管理员可是没办法假冒的。”

事实上,曾清刚刚已经确认了。从ID的红色字体和后缀的五芒星管理员后缀来看,这头猪是管理员无疑。而他的ID也非常贴切——红猪。

“按理说新人必读的文件是在神庙门口那里领取,不过既然被我遇到了,就直接传给你好了。”红猪的蹄子在半空中一挥,曾清便收到了“是否要接受来自红猪的文件”提示。在点击“是”之后,名为《迦南新人手册》的文件便存储在了曾清的个人空间中。

“谢谢前辈。”

“谢你个大头鬼啊你个蠢货!”红猪半空转身,一翅膀扇在了曾清脸上,“随随便便就接收陌生人传的文件,你这样的雏儿在迦南都混不下去,还想开门吗?”

曾清不清楚红猪是怎么发现自己想要接触到门后的,想来是管理员丰富的经验所致。

“我看了文件的后缀,只是普通的文档。”曾清为自己辩解。

“伪装文件格式的插件也是有的,理论上在迦南禁止使用这类东西,但总有新的小玩意儿没法被及时检测。另外,就算只是文档也不一定安全,恋爱可以随便谈,字可不能随便看啊你个蠢货。”红猪喋喋不休地教训曾清,连肚子都因为生气而变得更鼓了。

意外的是个热心的管理员。

 

“谢谢前辈,我以后会注意的。”

红猪没有立刻回答,它的前蹄在半空中划拉着曾清无法看见的面板,嘟囔道:“又是知识裁决吗?所罗门宫的家伙真是有够讨嫌的。”

曾清没想到刚来迦南就能听到所罗门宫的消息,这倒是意外之喜。“前辈,请问,知识裁决是什么?”

红猪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才缓缓道:“告诉你倒是也无妨,反正你早晚都会知道的。我们所有人的记忆端口,最终权限都由政府控制,个人如果想实现记忆共享,需要提交申请并通过审核,知识的非法贩卖是绝对禁止的。不仅如此,个人对私人记忆进行提取,备份和云端存储也需要审批,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曾清点了点头。

“但是所罗门宫的话,可以绕开政府管控对记忆进行处理。在迦南,这并不是秘密,当然,前提是当事人自愿。”

寒意侵蚀了曾清的胸腔。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贩卖知识另说,光是篡改记忆就足够可怕。作为治安署的工作人员,曾清对这一点的认识非常清楚。在记忆端口高度普及的现在,记忆抽调被视为案件审理的重要手段,通过核对记忆审查嫌疑人和证人的方式,迄今为止已久破获了大量疑难案件,因为记忆无法作伪。当然,出于对公民权的考虑,这种非常手段对嫌疑人使用的几率很低。国宪十一条明确规定,只有在自愿情况下个人记忆才能向他人或机构开放,这一规定同时得到了技术手段的保障。一些人会为了自证清白而主动申请记忆公检,而在自愿的前提下提取证人记忆,从中获得证人自身难以注意到的细节信息或验证证言真伪都极为常见。

但是——如果所罗门宫可以绕过政府管制对个人记忆进行消除或篡改,一些当事人的自证和证人的证言记忆,其真伪就难以辨别了。

“那么知识裁决是……”

“啊,这个。很简单,通过竞技游戏争夺对方的记忆拷贝。因为获取的主要是知识类信息,所以被称为知识裁决。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毕竟好不容易有人向狄奥尼索斯发起挑战,不管怎么样都值得期待。”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