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氏这件事情,其实对想通过网络走红包括致富的年轻人,是有一些借鉴意义的。

在刚接触到嗨氏的时候,我其实没有看过直播,但是看过一点访谈和剪辑,当时的态度应该还是赞许的。一个县城单亲家庭的年轻人,能够和母亲携手从事一个新兴行业并取得成就,这样的事实本身就是激励人心的——并不是指应该有更多的年轻人从事直播行业,而是它提供了关于机遇、商业嗅觉、改变命运的可能的注脚,当然更重要的可能是提供了父母扶持和鼓励子女发展的一个范例。

嗨氏的情商应该算是偏高的类型,在访谈中对黑子的回应非常机智和得体。

但是,情商有时候是挽救不了智商或者阅历的。

首先,虚假人设不要碰。虽然这种造假似乎并不会伤害他人,但用虚假的东西为自己增添筹码和噱头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令人生厌的行为,因为其背后往往隐藏不诚实、虚荣、耍小聪明的倾向。表面上没有伤害其他人,实质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获取关注和喜爱。

而且,这种浮夸和傲慢实在是太让人不舒服了。在每个圈子里,大家关注的更多是本身,我们关注作者的作品,我们在网上和人交谈,不会因为其身份、职业和学历而影响我们对他人作品的评价,但如果主动捏造虚假的信息并将其作为夸耀的资本,其实就是在强行制造一种不公。这算是粉丝文化里比较有意思的一点,因为有的粉丝会对偶像的特征与有荣焉,并利用这种荣耀感贬低他人——仿佛“我喜欢的聚聚比你喜欢的聚聚聪明,所以我也比你更有聪明更有眼光更有品味”这样的逻辑。所以在不看重无关信息的圈子里强行带入其他信息,并不是出于匮乏的自卑,而是想要实现优越感的傲慢。虽然在真正具有这类特征的人眼中,这种身份信息完全不值得夸耀。

另外,对版权、合同方面法律意识的淡薄,也是很多人存在的问题。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具备一定的版权意识,对工作合同的法律效力有较为清晰的认识。说到底,网络时代造星实在是很容易,在流水线的生产中,除了极个别具有创作天赋和极强人格魅力的人之外,大部分人的存在都是可以取代和制造的,让超级红人和普通创作者区分开来的,更多是曝光机会和出场频次,换言之,平台提供的机遇。除此就是粉丝群自发的二次宣传和推广。

平台、赞助和粉丝,是网红生存的根基。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