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放逐者4

Chapter 4sampling survey

他的眼睛映照出粉紫色的天空,湖水拥抱着荒野,而天上的云朵像没穿裤子的男人一样自由。他感到自己被爱情般瞬息万变的风裹挟而去,而在风暴的尽头安放着母亲温暖的乳`房,于是对自身和生命所有的恨意都在甜蜜的脂肪中消除殆尽。
——JR《失落之虹》

曾清合上书,突然感到一阵阵恶心。刚刚读过的文字像癔症一样攀附在食道里,强烈的排斥感让他不适。
一旁的季陈文把散落的头发拢回耳后,好奇地看着他:“怎么?你不喜欢?”
“大概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曾清含混地说,“你是JR的忠实读者,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我不知道。我脑子里现在很乱……太多的东西混在一起了。但我不相信JR会自杀,以我对他的了解。”
“在发现尸体之前,你都没见过他。”
“我读过他所有文字,这足够我了解他了。尸检结果出了吗?”

“我想……你猜对了一半,的确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可我只做出了一个假设——JR不会自杀。”
“尸体不是JR。根据出版社签约合同署名的身份信息查询公民个人档案库,DNA资料不匹配。”
曾清看见季陈文搭在膝上的手轻微地颤抖,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恐惧。她仰起头:“我觉得这才像是JR会做的事。他不是断更也不是封笔,他只是换了一种创作手法。”

《失落之虹》是JR彩虹三部曲的最后一作,正在网络连载中,但最新一章的发布已经是两个月前。JR本人并未回应这一问题,据责编反馈,JR似乎遇到了创作瓶颈:
“沟通的时候感觉他好像很烦躁。之前约的短篇稿子成效也不太好。可能因为上一本的成绩太好所以压力很大吧。但是他也不是新人作者了,所以我和公司也都比较放心,之前还劝他要不要出门采风。”

季陈文按下暂停键:“有没有可能责编和JR本人串通好了?毕竟责编第一个发现尸体。”
“你是说责编配合作者犯罪?这是不是太戏剧性了。”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按编辑的说法是催稿联系不到所以上门拜访,能到这个程度,说明编辑和作者的关系相当密切。而且,对编辑来说,自己负责的作者是很特殊的存在——尤其像JR这样。”
“可以申请记忆抽调吗?”曾清问。
“可以是可以,但要走的程序很复杂。国宪第十一条对公民记忆权有明确的保护,即使他已经被确认为罪犯,这个流程也不简单,更何况他现在最多算嫌疑人。”
“你相信十一条真的能保护我们的脑子吗?”鬼使神差的,曾清问。话出口他就后悔了,以他的身份和职位,绝不该在这里说出这句话。
“不相信法律的话,你还能相信什么?” 季陈文抿了抿嘴,走到他身旁,才又小声说:“信还是不信,对事实本身而言有区别吗?这段对话,我们自己回去删掉吧。”

短暂的沉默后,曾清点了点头。

“你有一双能掠夺彩虹的眼睛。” 严溯以平板无趣的语调对正在查阅资料的曾清说道。
“真恶心……”
“我只是在复述书里的台词。说实话接下来的部分更恶心一些,男主角问女主角的眼泪是否和牛的眼泪尝起来一样。女主角则说自己从出生起从未流泪,也未曾哭泣。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读这种东西?”
“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确实有的想法很有意思,情节也蛮特别的。但总感觉读起来怪怪的。你那个下属季陈文倒是很喜欢这书。”
“她?”严溯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那个人啊……她挺有意思。我倒是觉得,如果想在和所罗门宫接触,她是最合适的人选。”

“你还是想从所罗门宫下手?”
“不止是我想,你更需要。这个案子的关键是找到JR,而我们先前的调查发现,他和所罗门宫有长期并且稳定的接触。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试着自己去找找线索。”严溯从烟盒里掏出一张账号卡扔给曾清:“来源绝对没问题的黑市卡,走国外的代理路线,感兴趣的话,自己去逛逛那些正常渠道禁止访问的论坛。”
“你自己呢?”
严溯点燃手中的香烟:“我没有你那样的端口,这些地方只接受二代及更新的用户接入。”

于是曾清不再说话了。

“我有空就上去看看,顺便做一下记忆编辑。”
“你的记忆怎么了?”

“没事,只是做了一个特别的梦,我梦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
“就算是梦也有现实的依据。如果你没吃过面包,就想象不出它的味道。”

“你想说什么?”

严溯抖了抖烟灰:“或许那不是梦,而是你在梦中回忆起了被忘记的事情。有兴趣说说是什么样的梦吗?”

“抱歉。”曾清回答的音节短促而清晰。之后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过于紧张,于是放低声音,尽量柔和地表达了拒绝:“我想——这是我的个人隐`私”。

严溯没有再询问,也没有表现出诧异。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拉普拉斯定理 | Powered by LOFTER